曲折朝下(锤基)

概要:一些梦的连缀

—-

这是一个小型舱,以索尔的体型从门进来需要侧一点身。没有窗户,床是墙的延伸,正如墙是天花板的延伸,倒转或至少旋转九十度才是一张床的大小。床边有一个半人高的开放式书架,零散地堆着几本古董一样的纸质书和一大堆机械元件样的杂物,索尔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他花了可以毁灭两个星球又三十七个种群的精力来寻找这些,为了达成一个允给朋友的承诺(最初只是一个随口一说的赌约——闭眼,转圈,以睁眼后第一眼看到的事物为目标,将该目标送至x地,谁快谁赢,朋友下一秒看到的是一个人,而他不幸看到了一架降落状态的飞船,更不幸的是,飞船在下一秒爆炸了,于是他的目标变成搜寻飞船残骸,其实他当时觉得朋友...

《久米仙人》武者小路实笃(著),周作人(译)

最开始知道这篇是因为之前翻小沈全集的时候,他在一篇早期写得比较简单的军队生活小说里提到了久米仙人这个梗,去查梗,顺藤摸瓜翻到了这篇。当时觉得很惊讶。昨天跟基友谈到周作人的虐点,又想起了这篇,于是又读了一遍,跟最近很多事情的状态比较合,所以摘一遍。

出处是《周作人译文全集·第8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03:P273-276.


----

近来见到一本书,说久米仙人从天下跌下来的原因与以前所说的不同。在这书上写着这样意思的话。

“久米仙人厌弃这世间生活的原因是不很明白,但是他对于人生的空虚觉得寒心,那是无疑的了。有的说这是失恋的结果。有的说是因为...

小鸡蹦蹦跳跳(大象)

概要:于城x韦布。算是同人,算是电影观后感小说读后感。

——

于城像下午救火一样,把那个拿枪顶下巴的小朋友救了。但他不是腿伤了嘛,实际上来不及救,是小朋友动作慢,等他来救。也不非等他,就是等人来救,如果没这人,枪也会响。于城是真倒霉,要是刚刚没旁的人傻逼一扑,小朋友就没胆子失手开枪,就不会被这意外的枪声壮胆而进入一种奇妙的氛围,也不会被韦布面无表情地夸“你成功了,你是个大英雄”(于城也不会因此顺口接话“你是大狗屎,你们都是大狗屎”),也就不会在感慨太恶心太恶心后拿枪虚顶着下巴,于城也就不会因为拖着血腿又救一个人而再再次受伤了。这是于城对救人这事的因果判断。救几个人也不会改变早上朋友跳楼的事...

火雨雪(丁修)

概要:丁修的三个片段,微修缨,雷慎。


——

大约长到刀那么高的时候,丁修遭过一回绑架,在山里困了几个月,他以前住的地方也是深山不见人,所以生活没有不习惯,土匪对他也不错,毕竟是人质,又是小孩,平时一张桌子吃饭划拳;丁修跑得快,土匪打猎的时候也喜欢带着丁修,奔跑中的猎物中了箭,在人深的树丛某处猫着,静静地流血与冷却,这时土匪就把丁修放出去,闻着味把受伤的动物捡回来。不过丁修其实不是靠味觉找到猎物的,山上气味杂,露水青草苔藓甲虫粪便皮肉石头太阳腐木雾气烟火,他主要靠看和听,找东西的时候他还得跟狗赛跑,土匪头子松绳子,两丛影子同时奔出去,草甸里划出两条勾,然后都消失,过一会,同时也是最后的结...

死前(因为家庭和国家而作了大哥和盟主的本质血热且神经质的青年)

须藤医生到底昏不昏,他也能看出一点迹象来,纵是有心偏袒的老友,纵是长久的病消耗了太多精神力,他也不至于到看不清人的地步。他作过混账学生。只是叫医生日日来打针,成为了一种痛肿时的习惯,以及这病确实过于长久了,而五十寿终他也不认为是命短,早该死了好多回了,有眼睛的医生这么形容他的身体,且惊讶于这具肉身的意志力,奉他为又一个中国人第一;早该死多少回了,是这样的,他的心死灭过一次次,灰还可以再燃烧为灰,他是不允许希望回还的,趣味是有趣味,但戳穿黄金梦的刺永远长在掌心,朝外;只有做梦时候那尖刺会溶到肉里,如从来没有生出过一般。回顾年轻时候自己的样貌,他发现自己果然也有年轻的时候,热切的心咚咚的响,只是比...

记一次打架(程黄)

《我不是药神》程勇x彭浩(黄毛)


——

莫名心中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想打人,周围没有人,用力甩腿,踢树,树叶,不是树干,踢树干会断,腿断。程勇刚把车停在店门口,啪一下一个重物落在他汽车盖上,是黄毛,从树上跳下来。幸好车没事,程勇大致检查了一圈,然后问黄毛,怎么回事,黄毛你搞什么鬼,从树上蹦下来?成猴子精了?黄毛揣兜立旁边,好像才去补染了头发,头发又长了,根部还是黑的,“烦。心里烦。”程勇打量黄毛,然后露出会心一笑,“想团建了?”黄毛摇头。“……想家了?”黄毛摇头。“想发工资?”程勇有点不耐烦。黄毛摇头。“到底想干什么?说呀。”“……想找人说话。”黄毛手还是揣兜里。还是想打人。

他...

儿人(程曹)

cp:《我不是药神》程勇/曹斌


——

面对曹斌,他总有一种手足无措感,好像小朋友去动物园看到奇怪又巨大的动物,无法具体形容这种微妙感觉,最起码的一点,对面的生物跟你的外表、行事、活着的状态完全不同,算是有点害怕吧;不是相形见绌,和笼子里关着的动物见个什么绌,他哪有老子烂得自由啦。这种感觉很小,可以克服,程勇有底气的时候能周旋过来,把这种不适感捂得严严实实,哪个都看不出来,呵呵,哪有老子烂得自由啦。结果,这回,笼子里的动物冲出来了,朝他面扑过来,他逃不动,只能看动物凶,现在是不是该数怪兽有几颗牙。幸好训兽员把动物拦下了,拦腰拦下。他还是不敢说话,他的力气最多打打女人咯,这种时候硬不起来。...

五百(程吕)

cp:《我不是药神》程勇x吕受益


——

小吕哭的时候嘴张得大,又宽又长,像要吃人,但少力气,吃自己,吃空气。很快他把口罩戴上,下半张脸就遮住了,只剩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程勇,但他又戴着眼镜,眼睛显得小而隔。他推门离开了,外面在落雨,天地都湿漉漉的。在很长一段见不到他的时间里,程勇完全不会想起他。生活忙碌,小澍又要开学了,床上的老爸阿拉阿拉骂人力气健不知道是真是假,工厂最近招了一批新人,笨,因而显得懒,需要他盯着,还有那个瞧不起人的小舅子,每周六来接小澍都能不着痕迹把气他一通。生活忙碌,同时幸福,他命不金贵,就是喜欢这种晕头转向的幸福,这半年他还忙得瘦下去三斤,感觉精神清爽了好多,虽然晚...

狭路(high-rise,wilder/laing)

cp:《high-rise》wilder/laing;

设定:书跟电影在有些细节上有出入,本文部分细节参照原书,但两者大体人物关系剧情结构是一致的,所以也可以忽略这些小差别,只是以防万一说一句;

概要:laing被royal戏弄之后,屈辱地下楼,在楼梯间遇到了跟顶层住户打炮完回家的wilder。


——

laing最开始没有认出那是wilder,因为他印象里的wilder要大一些,不是说体型,而是静止或行动时四肢伸展的范围,laing自己是一个范围比较适中而稳定的人,所以他很容易注意到范围的变化,有的时候他似乎也没有记清楚来来往往的楼上楼下住户的脸,只是通过他们的大小范围来判断是谁,...

铅笔画(真佑真/记忆之夜)

cp:韩影《记忆之夜》,真锡x佑锡,无差

           有没有小伙伴一起磕这对伪骨科啊><


---

草坪是倾斜的,有三到四个断面,最顶上是小山坡,我们就是从那边翻过来的,最下面是窄窄的公路(前天下雨有泥),农田,树林,树和农田交错在一起,深处好像有小河。我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大瓶蝌蚪和几只河蚌蹦蹦跳跳地从里面走出来,瓶子是撕掉标签的大可乐瓶,很大,好像抱着一个更小的小孩。我发现那个小男孩是我(虽然我在草坡上晒太阳)。男孩身后的树荫里一个一个走出...

厌鬼(团兵)

概要:

1.利威尔不习惯睡偏软的床,一开始躺艾尔文的床他就觉得没有受力点,软塌塌陷进去起不来,最近情况更加恶化,发展到做噩梦、鬼压床的地步;

2.内含微色情/恐怖元素,雷慎。


----

看文戳我


--

时间顺序:入壁-厌鬼-半岩


入壁(团兵)

那个时候周围有很多说不停的嘴巴,梦里吞掉好友的巨人吃饱后长出好友的脸,他常常躺在床上,脑子放空,手背遮着眼睛,挡住黑暗里的黑暗,又留一点缝,看天花板和穿过天花板的想象中的星星,凌晨四点过几分,眼前会刷过一层雾光,窗外的夜间调查分队回来了;天蒙蒙亮,他睡着一会,然后起来,洗漱,换衣服,加入嘴巴的队列。新的一天。也是那段时间他发现埃尔文(当时还不是团长)几乎不睡,总是彻夜计划一些不断被上级驳回的东西,然后接着不睡,接着被驳回。他从埃尔文那里知道原来睡不着就可以不睡。

某次夜间的光来得晚了半小时,利威尔因此多失眠了半小时。次日紧急集合,埃尔文站在前排,喊出“献上心脏”的声量和情绪跟昨天有些区别。昨...

非从业者(瓶邪)

概要:几年前的一个脑洞


01造人埋人一条龙

现在外面天阴着,路特别烂,车前后方向移动两步就要上下方向移动几步,幸好中午没吃东西,不然胃都吐出来。我这次的目的地是一个地方图书馆,离雨村并不远,奈何路偏,不好认,只好叫个车过去。去这个图书馆书是为了帮我同学找一份笔记资料,同学研究生导师的博士导师的师兄曾经在附近生活,死后把藏书捐给了这里的图书馆,其中应该有一份田野调查搜集的民间故事笔记。福建这边虽然保留了不少边族特色,变化较中原来得慢,但这几十年沿海开放,很多村落经历了“山川巨变”,不说深谷为陵,有些村子就是简单地不见了,或者地理位置上名字还在,但里里外外已经根本不是一批人了。同学要的材料...

泽刚(刁宋)

cp:《大宋提刑官》刁光斗x宋慈

概要:如果刁大人最初就非常关注宋大人。

——


刁光斗坐在窗边养神,花草虫鱼都在眼前长着旺着,看起来非常可爱。从日头出再到日头落,一天就这么看过去了。天暗了,上灯了,下人送进送出的饭再三凉热了,他才恍然发现有两三天没正经吃过饭了。敛息养神没用,那件事还是挂在心里,按理说该有用。三年前,调任路上,在客栈停留喝杯水的工夫,一截吃剩的猪骨扑通落进他的杯中。没人来认领这残食,他便捧着茶杯贴近喧闹处——是几兄弟争族产,先几人吃饭商量着,说到关键处扯不平,便开始争论亲疏,疏的指责亲的满嘴谎话满口喷粪,于是喷粪喷不过的捋起袖子开干,又手边桌多碗碟盘多,赤手就成了持凶...

找书(cmbyn/olio)

CP:《cmbyn》elio*oliver无差


----

我在找一本小说,讲一个男的去旅行,路上遇到了一个小女孩。但其实内容不是这样,主角很可能不是在旅行。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具体情节,只记得当时读那篇小说的感觉,很安静,很舒服,像周围都是草一样。还有,应该是个日本作家写的。其他的想不起来了。我踹了o一脚,我想问他有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他在旧床垫的那头坐着,脸上有点焦虑,我做梦梦到上学要迟到而阿姨把我的衣服全洗了就是这种表情,他大约在担心他的新书。

“怎么了?”他问我。

“……”其实就算是对他,我也无法讲清楚那本小说的内容。日本作家,成年男子,可爱的小女孩,青翠草地。这些关键词推导不出...

半岩(团兵)

又名《利威尔,我的小保镖》

---


很晚了,这层只有埃尔文的病房还亮着,利威尔背靠旁边的小床,视线越过床头灯火,窗外方块天空与楼棱的交错线处生出一点云,夜很晴。笔擦过纸几乎没有声音,单手是新近的情况,埃尔文习惯得还不错,夹笔批点翻页做得都流畅,利威尔打了个哈欠。朦胧里他似乎睡着了,醒得也不清楚,只听到耳边有声音叫他,利威尔。云已经覆盖所有角落,天亮了。“利威尔,嘴张开。”一个东西捅进来,利威尔下意识包着牙尖,基本上看不见什么了。口水流出来,利威尔想擦,上方的手先抹掉了。这么弄了一会,埃尔文扯下利威尔脖子上的领巾,[身寸]在里面,又擦了擦,走开了。应该是去洗漱。利威尔想再睡会...

在城里(沈徐)

CP:沈从文x徐志摩

概要:虚构,虚构,都是一堆虚构。


01

我在B城待了六年,上个月初离开,我给这六年的所见所闻所感想做了个总结,揉进一篇新写的童话,童话十七章,每天挤一点,挤了一个月,终于挤完了(其实也没有,但马上要登船,写不完了),寄给那个已经不是小徐主编的杂志。登了,收到很多批评,或者说是讥讽。七拐八拐的文字回应也有——姓钱的那个小子写了本小说,里面有个角色是按照我来写的,具体行文记不住了,手头也没那本书(在书摊翻到那本书时我身上没钱,老板是熟人,也不好意思偷),大概内容是:“隔壁住了个男的,光听他声音会以为是个女的,写的东西又是夸耀早年经历的神秘奇妙,什么河边当兵啊山里做强...

丁修传

CP:丁修x崇祯

隐藏CP:路阳x丁修


---

他夜里睡不着,上半夜在算米粮还够几天吃,人头还几个没消除,因为躺在床上心算,算着算着要睡着了。但这些事还蛮重要,关系他生计,所以强撑着眼皮一笔一笔记账。记到后面帐滚了山大,米粮一旬就见底,人头悬赏三天便过期,有一大堆事等着做。——那干脆不做了,反正明天还饿不死(他怎么会饿死?),所有的事都可以一晚上清零。于是他准备睡了,闭眼前他觑到梁上悬着的两块猪肋巴骨(通铺别人的,不是他的,虽然在他眼前的都可以是他的),联想到白天经过城门看到一个姑娘插草标卖身葬父。他当时觉得姑娘很好看(他很少真心觉得人好看,他真心觉得好看的他都只心想不说,说出来的都...

嚯嚯嚯(金小)

cp:《红色》金哥x小白脸

 ----

他的衣服终于合身了。他还没怎么体感作为金爷的衬衫马甲三件套、风衣毛领仙飘飘,一堆麻烦事又赶过来。铁林抓了他一个手下。他听是打架,觉得小事,让金刚去处理,结果人没要回来,金刚自己还搭进去了。他再问手下,到底是什么事。小白脸站出来,双手捂在裆部,脸上职业性微笑,说,这个呀,是这么的。他听小白脸讲故事一样把来龙去脉捋了一遍——是打架没错,不过是在妓院为女人打架,还死了一个人,双方各执一词,一边说是那人肾不好自行昏死,一边说是被活活打死。

那金刚怎么去了一躺麦兰就回不来啦?他追问。

他们是为了金哥喜欢的女人打架。小白脸微微笑。

金哥?他第一反...

肺部锐克的(川修)

1、概要:靳一川旅游出事昏迷,被丁修捡到,丁修告诉他这里是麻风病村,自己是在这里不愁吃喝、主业为等死的麻风病人。

2、背景:麻风村部分年代设定参考马原《虚构》。


---


01

两个眼睛,大,感觉圆,仔细看眼角线条是长的。眼周皮肤比较年轻,末尾有一点勾形的细纹,很小的斑,皮肤略白。瞳孔里有人。我。在笑吗?眼睛退远了一点。在笑,不过不重要了,这人的下巴缺了一块。

“你是谁?”我问他。我感觉很冷,又全身发烫。

“丁修。”他说。回答了跟没回答一样。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叫靳一川,今年大二,同寝的两个别系学长大四了,我陪他们出来毕业旅行,失去意识...

唯有敬亭山(团孟)

我并不后悔,也不认为自己做错,真的,要怪就怪,也不知道怪谁。我说了一句可能不该说的话,错在那句话,而不是我,我和我的话,这是两个东西,要分清楚。早上五点我就醒了(昨天白天睡太多),我当然没起,半个小时后龙文章起了,穿拖鞋的声音,放尿的声音,洗漱的声音,换衣服的声音,拉开窗帘的声音(他可能觉得最近我睡得太多了,所以让太阳叫我,也可能是知道我装睡,所以整我,看我表演,也可能他就觉得起床应该拉窗帘),关门的声音。然后我一骨碌坐起来,开始看书,写字,上网,打游戏。七点半他晨练完会回来冲澡和送早饭,所以七点二十我把东西收一收又钻进被窝,数“龙文章傻逼”,数了一百五十二个,两分半,他洗完,水声停止。大门的...

湍庭佛熬饵丝(团孟)

白天孟烦了跟龙文章吵了一架,吵架的主题是花盆的摆法,孟烦了坚持书房不能放云竹,太潮湿会招蚊子,龙文章说不积水就不会,孟烦了说必然会积水,阿姨喜欢往花盆里放鸡蛋壳,夏天温度高一个鸡蛋壳养一百只嗡嗡嗡,龙文章说我不让她放,她放了我给你拿出来,孟烦了说你才待几天啊,你走了她继续放,龙文章说你点蚊香啊,孟烦了说点蚊香会把我爷爷的书给熏到了,也会把我给熏到了,我不喜欢味道大的。吵架的结果是十盆云竹被搬到书房窗边排排放,孟烦了自认为又一次吵输了,气得看书看不进去,总觉得盆泥里有虫卵在默默孵化,边抠手指上的倒刺边骂人,结果抠多了飙血,一本爷爷戴手套才翻开的书自此永远沾上了他的DNA,龙文章给他端了盘切好的橘...

一穷二白(团孟)

龙家沟有个穷光蛋,睡在沟头榕树洞,不知道穷光蛋姓什么,反正不姓龙。穷光蛋一穷二白,只有一只猫。猫才不认为自己有主人,榕树洞本是猫的家,下雨啊刮风啊打雷霍闪闪啊,榕树洞都干干净净的。可是有天可恶的穷光蛋来了,他一脚把猫踹开,自己猫进去睡觉。猫醒来太阳火辣辣,树没啦,家没啦。猫哒哒哒冲回家,又被踹一脚。猫瘸着三条腿爬回去,从早上爬到晚上,中途追过两只小母猫。终于爬到了,穷光蛋可怜小瘸子,拎着他的脖子皮说,小混蛋,滚蛋吧,这是我家了。猫气死了,骂穷光蛋,喵喵喵!!一群打渔女路过,看到小猫喜欢得不得了,小猫咪真可爱,来来来,吃鱼仔。猫不喜欢被别人摸,呲牙怒尾。穷光蛋一把把猫捉过来,抱在胸口强摸,是呀是...

张目(团孟)

au世界,劳工营,科技树点到二战时期,但不是剧里的那个二战。

---

翻开帐篷帘儿,里面齐齐整整摆了三十二张上下床,在外人看来都长得差不多,孟烦了走过第五张,脚磕巴了一下,地上有坑,他每天从这里过,每天都记不住。心里骂了句,太累骂不出大声儿,然后闭眼躺倒在某张床上,身下传来哎呦一声,他也没睁眼,把身下人往床外推,肯定是别人睡错了地儿,不会是小太爷弄错,小太爷怎么会错呢。

有知有觉的,孟烦了数着数(不过已经是趴着了),其余几十个人缓慢笨重地回来了,营房点上灯,热闹起来。孟烦了这个人比较没准儿,有时候比最热闹还热闹,有时候周围讲得此起彼伏,他一茬不接。在这里基本上没人会发现他的异常,因为大家...

三日游·番外(团孟/我的团长我的团)

发生在c世界的故事。

---

哪有什么秘密,龙文章的架势也就骗骗比他更小的小孩。龙文章的父亲几年前熬夜工作心脏病发猝死,母亲安静地继续生活。他白天在学校,晚上在酒吧。打工原是为了补贴家用,后来发现父亲的存款和保险比想象中的丰厚,未来的生活并非如社会新闻里刻画的那么凄惨,于是混夜场的收入转为补贴零用。打工不是为了钱,打架不是为了爽,他的气势自然变得跟同龄人都不同了。

这么过了几年,父亲的老东家突发慈悲召他暑假去大宅里消暑,同小少爷一块念书。龙父服侍了半辈子的东家,姓孟,如今是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儿。老爷子某日颤颤巍巍地下到地下室寻早年的信件,在新仆人的簇拥中发现老仆人整理的柜架是如此熨帖,蓦地...

一念(孙唐/西游记)

猴子在和尚要渴死的时候跪着捧来一钵水,和尚表示渴死也不喝泼猴的水。钵砸在地上,脸被撕破,天产石猴长出六个看不见的耳朵,变长变短又变长的棍子捅烂有眼无珠死泼秃。


初开(孙唐/西游记)

那呆子掬着嘴道:“除了师父,我三个的嘴脸也差不多儿。“

——世德堂本《西游记》第九十三回


大圣在跟着师父西行前,没遇到哪个精哪个怪哪个胆包天的孙子蛋儿敢说他生得丑的。初花果山做石猴那会儿,周遭都是长一脸毛的猢狲蹦哒,最多抠背之余薅薅毛,扯扯尾巴。撑死,比比今儿谁屁股红过哪颗树上大桃子。脸嘛,都那样,没计较。后来大圣溯流跳瀑,发现了洞天福地,凭功绩在毛脸堆里称猴王了。飒飒气登上高位,有年纪的通背猿猴蹲过来,附在大圣耳边:咱这“石”字儿隐了,称个“美”,大气。

接着是求长生去俗人间历练的几年。大圣打扮人模样,穿人衣服,习人习惯,一般吓不了人。就算人说他长得奇,他也记不住,毕竟...

最满意的角色(TSN/索金×马克)

概要:

1、CP:TSN编剧艾伦·索金(Aaron Sorkin)×TSN电影角色马克·扎克伯格;无差

2、剧情:索金在为他的新话剧面试演员时来了一个说自己叫马克的年轻人。

3、阅读前需要了解的:TSN电影,TSN非定稿剧本。

     阅读前可以了解的:索金编剧的其他影视作品,索金简要生平。

4、预警:可能含有在索金粉看来是“恶意抹黑”的内容,索金大大的死忠粉慎入。


===


00

书房,柜子里放着奥斯卡、英国电影学院奖、评论者家选择奖、金球奖的四座奖杯,奖杯形状各异,相同的是都标...

作动(TSN/EM)

概要:

1、马克和华多在公路旅行的时候遭到了抢劫。

2、内含暴力/女装/低俗/微动作,雷慎入。


==

看文戳我

白色小花(盖尼盖/盖黛盖/了不起的盖茨比)

私设:尼克在耶鲁读书,此时黛西跟尼克关系近,类似男女闺蜜,盖茨比还没有混出头,接一些乱七八糟的危险违法工作,时而有钱时而没钱。

01

他又来找我借书了。

“谢谢啊。”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了十分钟,他出现。递过来一个布口袋,还上次的书;接过一捆重东西,我半个小时前帮他从闭架阅览室借的书。

“谢谢啊。”临走前他又说了一遍,顺带解释迟到原因,“我去附近教学楼找厕所了。”

“嗯。”我回答。

他从来不迟到。以前约会见面,他往往都提前五分钟到,信誉良好。虽然我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真的只提前了五分钟到。我问,你等多久了。他说,没多久,五分钟。也许他提前得更早,只是为了不让对方(也就是我)有歉意或者心理...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