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岫(修缨)

故事结束的时候他没有哭,故事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好看。他又没有爸爸了,又没有妈妈了,他看到一把刀削掉正在狂笑的强盗的头(强盗骑在妈妈身上),头落在地上,还是笑的。他看到然后又看不到这些,他只想对那把刀的主人说,你真好看。他还没有长出灵巧的舌头,他只有忍住不哭的一点小坚强。丁白缨用溅血的通缉令裹着头颅,走进圆鼓面旁的方大门,出来时手里一张黄布包着五十两纹银。她叫他在门口等一会。从黄昏等到月上枝头,丁白缨回来,给他一帕白布,布上是热腾腾的大白肉包。他几口吞完。你饿着了,丁白缨说。没有,我一向吃东西香,他否认。然后他问了丁白缨两个问题(日升月降给了他找回语言的时间)。第一个问题是:五十两银子换回一个包...

+

渗流(申刘)

概要:

1、CP:周一围角色水仙拉郎——《少年》申金贵x《深牢大狱》刘川

2、剧情:申哥给落难监狱的白穷美刘川指了一条通往极乐的明路

 --

真诚,规矩,谦恭。这是钟大教给他的三句箴言。刘川谨记。于是他无畏地承担下卫生员的职责,给装病的狱友端屎接尿,细心又温暖。凶得像杀过人或者杀过猪(实际上是个厨子)的狱友对他说,“刘川,我以后只拉小的,不拉大的了。”“刘川,你要是病一回,我也这么伺候你。”你死了最干净,谁他妈要你伺候,刘川想,屎盆子扣脸上可好看。真诚,规矩,谦逊。六字山压下来,他礼貌地说:“我希望你小的也不拉。”

所幸所长英明,装病的狱友很快被改造好了,反省室呆一个月能脱...

+

嘘(修川)

靳一川在座位上写物理作业,听到滑腻的口哨声,他抬头,二十七班的几个混子男生摇摇晃晃进来。讲台上数卷子的学习委员被其中一个戳了胳膊,看到是他们只骂出半句卧槽。前门进,后门出,他们巡视一圈就走了,持续不过两分钟。靳一川收回视线,牛顿先生带着假发冲他微笑,这时他注意到苹果树的隔壁,女同桌的手,在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同桌摇头。门边的同学叫,“张嫣,有人叫你出去。”她站起来,手仍然抖着,靳一川有些想拉住她。

踩着预备铃回来,之后她整节课都趴在桌上。靳一川猜她在哭,塞了餐巾纸过去,她在纸上写字,塞回给他——二十七班的一个人,叫我当他女朋友。你不想当吗?靳一川觉得自己在说废话。不想。传回来的纸巾

+

洽(修川)

已经很累了,从那里到这江南水乡,连着好几个夜晚赶了几百里水路、旱路,抵达程府的时候仍是晚上,天边只有一个月亮,几颗星,不衬他的心情。丁修扛着刀,报了名号,腰弯得恰到好处的仆人引他穿过丛丛花草、几阶山石、一圆洞门,这几天走过的大山大水似乎在眼前浓缩地复现。他还是想找个地方先歇一会的,但约的是今天。

堂上两个座,面色端沉的中年人,男的喝茶,女的朝来处望着,和善的表情下五官有不明显的矛盾。应该是师弟的父母了。近天井处站着三个跟丁修差不多身长的少年,一个见他便微微颔首,样貌像圣贤画里走出来的人。一个身体壮些,站姿却松弛,要倒不倒,可能喝了酒。第三个比较木,眼光不知道该落在哪里,一会看看座上的父母,一...

+

栽赃梦游(修川)

夜里很暗,月光也没有,丁显睡前被师兄灌多了水,于是现在被尿憋醒。他往常没有起夜习惯,摸索点着火光起来,经过师兄床的时候光晃过一张脸。“师兄,你醒着吗?”他站住一步。没有回答。看那脸的高度,师兄该是靠墙坐着的。火光再斜晃过去,床帐遮住大部分,露出来的那一块墙只有墙,墙下面的那一块床只有拱着的被。

丁显有点害怕,他不敢多想,出去放完水飞快回来,再次路过师兄床半步也没停,只当不存在。被窝的暖裹上四肢,他该睡了,精神又格外清爽。山里的夜晚不安静,但他怕着风,一入秋窗就得闭着,隔一层东西再脆的声音都变闷。师兄睡觉习惯也好,除了梦话梦游以外没什么大动静。丁显在床上睁眼躺着,黑暗里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想。过...

+

洒潇(修川)

预警:主修川,微陆文昭/丁修,丁白缨/丁修,雷慎

---

师弟,我要是死了,你要记得这件事情哦。说完,丁修捻起一枚灰色扁平物送入嘴中。

什么事情?你爱吃小鱼干?所以给你坟头上香要放一碗小鱼干吗?

不是。唉,我的傻师弟啊。丁修一口叹气里情绪万千,说话的语气还是轻巧。这鱼干不知年月,之后我要是死了,你记得跟师父师伯他们讲,我是吃这陈年鱼干中毒而死。

哦哦。丁显反应过来,哈哈哈大笑,笑了几声又哐哐哐地咳,咳着的时候咽腔是打开的,忍不住笑,于是哐哐哈哈哐哈哐哈,又咳又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开始的样子。

——冬天日光短,丁门一众摸黑出早功都是凭着多年惯性抵抗本能,惟有两人不是。一是丁显,身体不...

+

点头(团孟)

他对月亮下跪。没有祈求,没有愿望,也没有诅咒。之后他被手拉走。他不走。于是他被钢铁拖走。脚后跟铲进沙滩,弯出两道长长的沟。回家的昆虫感到十六只脚下悚然隆起的地面和铺天盖地的沙雨。待它从颗粒与颗粒的缝隙钻出,跃动的庞然大物和回家的路一同消失。这是经常发生的事。蛰动头上触角,风,声,气味,它定下一条新的正确的路,又一次出发。

巫师和巫术都被消灭了,他是最后一个略通此道的活人,他看起来很小,只有十几岁,可出卖他的村民们说他跟龙须大榕树一样老。此乃妖物,此乃异相,帽比头高的县官大人感慨。围观者纷纷啧啧,第一口没有名字的口水唾到他脸上,然后是第二第三第四。口水并不能把他淹没,比起梦里的滔天巨浪,他需要...

+

唯有敬亭山(团孟)

我并不后悔,也不认为自己做错,真的,要怪就怪,也不知道怪谁。我说了一句可能不该说的话,错在那句话,而不是我,我和我的话,这是两个东西,要分清楚。早上五点我就醒了(昨天白天睡太多),我当然没起,半个小时后龙文章起了,穿拖鞋的声音,放尿的声音,洗漱的声音,换衣服的声音,拉开窗帘的声音(他可能觉得最近我睡得太多了,所以让太阳叫我,也可能是知道我装睡,所以整我,看我表演,也可能他就觉得起床应该拉窗帘),关门的声音。然后我一骨碌坐起来,开始看书,写字,上网,打游戏。七点半他晨练完会回来冲澡和送早饭,所以七点二十我把东西收一收又钻进被窝,数“龙文章傻逼”,数了一百五十二个,两分半,他洗完,水声停止。大门的...

+

湍庭佛熬饵丝(团孟)

白天孟烦了跟龙文章吵了一架,吵架的主题是花盆的摆法,孟烦了坚持书房不能放云竹,太潮湿会招蚊子,龙文章说不积水就不会,孟烦了说必然会积水,阿姨喜欢往花盆里放鸡蛋壳,夏天温度高一个鸡蛋壳养一百只嗡嗡嗡,龙文章说我不让她放,她放了我给你拿出来,孟烦了说你才待几天啊,你走了她继续放,龙文章说你点蚊香啊,孟烦了说点蚊香会把我爷爷的书给熏到了,也会把我给熏到了,我不喜欢味道大的。吵架的结果是十盆云竹被搬到书房窗边排排放,孟烦了自认为又一次吵输了,气得看书看不进去,总觉得盆泥里有虫卵在默默孵化,边抠手指上的倒刺边骂人,结果抠多了飙血,一本爷爷戴手套才翻开的书自此永远沾上了他的DNA,龙文章给他端了盘切好的橘...

+

线头(团孟/孟宪孟)

a

皮薄泛色的脸,自己的年轻和对方的年轻,直觉,一点点害羞和绝对的莽撞,得到过又溜走了的莫名其妙(其实不),莫名其妙(≈搞不懂小醉看上他哪点)的情敌(=孟烦了),以及一些说不清楚的其他想法,成了他长久追求同一个女孩的大部分原因。今年三十好几,张立宪还是对初恋陈小醉(兼前前女友)念念不忘,并且将这份念念不忘付诸实践——他跟踪小醉和她现男友孟烦了约会。这是周末,他们先逛了一会商场,小醉试了三条裙子,一条蓝的,一条白的,一条红的,张立宪觉得红的最好看,孟烦了却说每条都好看。小醉因此有点难过,她没有刻意隐藏这种难过,不过她马上又开心起来,她大概觉得孟烦了只是对逛街不感兴趣。于是她说,我们去吃饭吧。他...

+

一穷二白(团孟)

龙家沟有个穷光蛋,睡在沟头榕树洞,不知道穷光蛋姓什么,反正不姓龙。穷光蛋一穷二白,只有一只猫。猫才不认为自己有主人,榕树洞本是猫的家,下雨啊刮风啊打雷霍闪闪啊,榕树洞都干干净净的。可是有天可恶的穷光蛋来了,他一脚把猫踹开,自己猫进去睡觉。猫醒来太阳火辣辣,树没啦,家没啦。猫哒哒哒冲回家,又被踹一脚。猫瘸着三条腿爬回去,从早上爬到晚上,中途追过两只小母猫。终于爬到了,穷光蛋可怜小瘸子,拎着他的脖子皮说,小混蛋,滚蛋吧,这是我家了。猫气死了,骂穷光蛋,喵喵喵!!一群打渔女路过,看到小猫喜欢得不得了,小猫咪真可爱,来来来,吃鱼仔。猫不喜欢被别人摸,呲牙怒尾。穷光蛋一把把猫捉过来,抱在胸口强摸,是呀是...

+

张目(团孟)

au世界,劳工营,科技树点到二战时期,但不是剧里的那个二战。

---

翻开帐篷帘儿,里面齐齐整整摆了三十二张上下床,在外人看来都长得差不多,孟烦了走过第五张,脚磕巴了一下,地上有坑,他每天从这里过,每天都记不住。心里骂了句,太累骂不出大声儿,然后闭眼躺倒在某张床上,身下传来哎呦一声,他也没睁眼,把身下人往床外推,肯定是别人睡错了地儿,不会是小太爷弄错,小太爷怎么会错呢。

有知有觉的,孟烦了数着数(不过已经是趴着了),其余几十个人缓慢笨重地回来了,营房点上灯,热闹起来。孟烦了这个人比较没准儿,有时候比最热闹还热闹,有时候周围讲得此起彼伏,他一茬不接。在这里基本上没人会发现他的异常,因为大家...

+

三日游·番外(团孟/我的团长我的团)

发生在c世界的故事。

---

哪有什么秘密,龙文章的架势也就骗骗比他更小的小孩。龙文章的父亲几年前熬夜工作心脏病发猝死,母亲安静地继续生活。他白天在学校,晚上在酒吧。打工原是为了补贴家用,后来发现父亲的存款和保险比想象中的丰厚,未来的生活并非如社会新闻里刻画的那么凄惨,于是混夜场的收入转为补贴零用。打工不是为了钱,打架不是为了爽,他的气势自然变得跟同龄人都不同了。

这么过了几年,父亲的老东家突发慈悲召他暑假去大宅里消暑,同小少爷一块念书。龙父服侍了半辈子的东家,姓孟,如今是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儿。老爷子某日颤颤巍巍地下到地下室寻早年的信件,在新仆人的簇拥中发现老仆人整理的柜架是如此熨帖,蓦地...

+

一念(孙唐/西游记)

猴子在和尚要渴死的时候跪着捧来一钵水,和尚表示渴死也不喝泼猴的水。钵砸在地上,脸被撕破,天产石猴长出六个看不见的耳朵,变长变短又变长的棍子捅烂有眼无珠死泼秃。


+

初开(孙唐/西游记)

那呆子掬着嘴道:“除了师父,我三个的嘴脸也差不多儿。“

——世德堂本《西游记》第九十三回


大圣在跟着师父西行前,没遇到哪个精哪个怪哪个胆包天的孙子蛋儿敢说他生得丑的。初花果山做石猴那会儿,周遭都是长一脸毛的猢狲蹦哒,最多抠背之余薅薅毛,扯扯尾巴。撑死,比比今儿谁屁股红过哪颗树上大桃子。脸嘛,都那样,没计较。后来大圣溯流跳瀑,发现了洞天福地,凭功绩在毛脸堆里称猴王了。飒飒气登上高位,有年纪的通背猿猴蹲过来,附在大圣耳边:咱这“石”字儿隐了,称个“美”,大气。

接着是求长生去俗人间历练的几年。大圣打扮人模样,穿人衣服,习人习惯,一般吓不了人。就算人说他长得奇,他也记不住,毕竟...

+

最满意的角色(TSN/索金×马克)

概要:

1、CP:TSN编剧艾伦·索金(Aaron Sorkin)×TSN电影里的马克·扎克伯格;无差

2、剧情:索金在为他的新话剧面试演员时来了一个说自己叫马克的年轻人。

3、阅读前需要了解的:TSN电影,TSN非定稿剧本。

     阅读前可以了解的:索金编剧的其他影视作品,索金简要生平。

4、预警:可能含有在索金粉看来是“恶意抹黑”的内容,索金大大的死忠粉慎入。


===


00

书房,柜子里放着奥斯卡、英国电影学院奖、评论者家选择奖、金球奖的四座奖杯,奖杯形状各异,相同的是都标...

+

作动(TSN/EM)

概要:

1、马克和华多在公路旅行的时候遭到了抢劫。

2、内含暴力/女装/低俗/微动作,雷慎入。


==

看文戳我

+

白色小花(盖尼盖/盖黛盖/了不起的盖茨比)

私设:尼克在耶鲁读书,此时黛西跟尼克关系近,类似男女闺蜜,盖茨比还没有混出头,接一些乱七八糟的危险违法工作,时而有钱时而没钱。

01

他又来找我借书了。

“谢谢啊。”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了十分钟,他出现。递过来一个布口袋,还上次的书;接过一捆重东西,我半个小时前帮他从闭架阅览室借的书。

“谢谢啊。”临走前他又说了一遍,顺带解释迟到原因,“我去附近教学楼找厕所了。”

“嗯。”我回答。

他从来不迟到。以前约会见面,他往往都提前五分钟到,信誉良好。虽然我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真的只提前了五分钟到。我问,你等多久了。他说,没多久,五分钟。也许他提前得更早,只是为了不让对方(也就是我)有歉意或者心理...

+

瘟神非神 02

谯郡嵇生,美风仪,文辞壮丽,少尚奇任侠,不仕,闲居竹林下。日锻铁,声彻四方。每将成,又渐入铁釜,熔以烈火,使之复化为水,人不知其何以为生计也。

生放浪形骸,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锻铁之外,尤好向阳们虱。尝瘫坐树下,扪得一虱,片纸裹之,塞树孔中而去。后二三年,复经其处,忽忆之,视孔中纸裹宛然。发而验之,虱薄如麸。置掌中审顾之。少顷,虱腹惭盈,掌心生一黑痣。

夜寝,一青裳者入梦,有丽人形,曰:“我虱也,少啄君魄成精,感念恩德,为君餐风饮露,免五谷琐事。后君置我于逼仄树洞,两载不照曦月,精力阴滋,又逢君救出,旧形已枯,脱壳入掌中,从此君生我生,君殆我亡。成精之恩,再造之德,无以为报,愿事左右如旧...

+

瘟神非神 01

概要:

《聊斋》体例,瘟神钟会撩汉的一生。

每章写一个会会撩过的汉子,整体是all钟all。


===

01

王生者,山阳人,善言辞,少有才名,颇以所长笑人,为乡里君子所疾。喜寒冬素雪,尝枕藉野树下,非冷彻齿颤而不去。

一日,见一人奔波而来,首着围领,疾趋树下,掬雪而坐,挥扇不停,汗下如流沈。王生心奇之,而面色如常,谑曰:“若除围领,不扇可凉。”客曰:“脱之易,再着难也。”就与倾谈,颇极蕴藉。既而曰:“此时无他想,但得冰浸良酝,一道冷芳,度下十二重楼,热气可去一半。”王笑曰:“此愿易遂,仆当为君偿之。寒舍伊迩,请即迁步。”

至家,出藏酒于石洞,其凉震齿。客大悦,一举十觥。日已...

+

卷西主要影视作品安利

概要:

A、卷西(Jesse Eisenberg/杰西·艾森伯格)主要影视作品的简介

B、内容:

   1、影视作品简介(时间顺序)

   2、影视作品索引(推荐度顺序)

   3、注释

C、如有错漏,求众卷友指正


正文:

1、影视作品简介


1999《get real》

基本信息:电视剧,家庭喜剧;卷是主演;B站生肉资源(av3119826)

亮点:嫩卷!!!和安妮·海瑟薇合作,演安妮的弟弟;有常见的家庭喜剧的各种配置,卷在里面的人设属于屌丝中学生,第一...

+

© EneAk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