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敬亭山(团孟)

我并不后悔,也不认为自己做错,真的,要怪就怪,也不知道怪谁。我说了一句可能不该说的话,错在那句话,而不是我,我和我的话,这是两个东西,要分清楚。早上五点我就醒了(昨天白天睡太多),我当然没起,半个小时后龙文章起了,穿拖鞋的声音,放尿的声音,洗漱的声音,换衣服的声音,拉开窗帘的声音(他可能觉得最近我睡得太多了,所以让太阳叫我,也可能是知道我装睡,所以整我,看我表演,也可能他就觉得起床应该拉窗帘),关门的声音。然后我一骨碌坐起来,开始看书,写字,上网,打游戏。七点半他晨练完会回来冲澡和送早饭,所以七点二十我把东西收一收又钻进被窝,数“龙文章傻逼”,数了一百五十二个,两分半,他洗完,水声停止。大门的铃铛响了,咚咚咚,一块毛巾扔在床头(被子留了一条缝,能看见的最高海拔是床头柜),他头没擦完就出去了。我又起来,把早饭吃了一半,今天没什么事,打开手机,在小学同学群里发消息:出去玩儿吗。最快回复的是阿译,然后是蛇屁股,但我其实想让另一个人回复,于是我私发一条:迷龙,出去玩吗。迷龙很快回复:玩儿啥啊。果然,他把群屏蔽了。我正在想怎么玩儿,群里阿译已经定下了计划,大家一起去看班主任,班主任说: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娃娃。妈的,忘了兽医也在群里。

约的是晚上,下午出发比较合适,我磨蹭了很久,时间才九点。不小心往窗口瞟了一眼,龙文章在花园指挥工人种树,今天是植树节吗?明显不是。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天气不热,但是阳光很好,全部人都汗淋淋的,只有龙文章汗得比较好看,因为他比较年轻。其他人腿很瘦,上半身有啤酒肚,或轻或重的驼背,肤色棕黑,牙齿也不白,实际年龄比看起来小,实际身高比看起来矮,擤鼻涕的样子跟龙文章差不多。我把窗帘拉上。

十一点的样子他又回来冲澡,看到我,说,起了啊。我有点生气,看他一眼作为回复。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可能对我自己吧。之后的半小时他反复进屋反复出屋,不知道在干什么,因为我一直埋头装作认真读书,但其实他每次进门出门我都看得见他的小腿走来走去。

“诶。”他叫我。我戴耳机了,声音开得很大,耳朵都要震聋了,但是我还是听得到他叫我,但是至少我可以装作我听不到。

他又叫了几次我的大名,我还是装作没听到。

他拍了我一下。我抬头,把耳机取下来(这时我发现耳机声音大到不戴耳机也听得到),问他:“干什么?”

“吃中午饭了。”他说。

我有点高兴,因为吃完中午饭再睡一觉,我就可以出门了。“不吃了。”

说实话我有点怕他打我(其实我也希望他打我,这样就显得之后不完全是我一个人在无理取闹了,哦,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打我)。他想说什么,但是我又低头看书了。他走了。我松了一口气。
五分钟后,他把饭送上来。而且,两份。

我暴怒(但语气很平静):“你可以不可以不要总是出现在我面前。”

安静了一会,耳机声音比刚刚更大了。

“你说什么。”他说。我真的觉得他会打我。

他肯定听清楚了,他谅我没有勇气再说一遍,然后这件事就可以这么过去了。“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老是在我面前晃。很烦。”

我错了,我不该说这句话,我道歉。我其实想说这句。然后他会回一个“嗯”(肯定还在生气),然后我们一起吃饭(大家都会冷静一些),然后下午我叫他一起去看老兽医,他基本都认识那些人,应该会去,不过迷龙可能有点怕他(他会笑得很变态),阿译当然是开心死了,发油都会多抹一些(大家都会笑得很变态,这件事就翻过去了)。

铃铛又响了,他走了。

几口刨完饭,我也出门了,跟门卫说:小学班主任叫我们去看他。门卫点头,我开车走了。到得太早了,兽医出门买菜,我跟兽医儿子大眼瞪小眼。大约是错觉,我觉得他儿子跟龙文章长得有点像。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迷龙他们到了之后魂就散了,一年没见他们,似乎他们积累了一年的笑话都在今天讲了,我笑得前仰后合,完全把龙文章忘了。有一瞬间我想,如果开学后我不跟龙文章联系,下个暑假他也没来,那么我真的可以把这个人忘了。

十点多我到家,门卫跟我说龙文章下午清理仓库把脚崴了。我上楼,发现龙文章坐在桌前写写画画,算账大约是。

“你好点了吗。”问完我就后悔了,语气不对,这种语气就是“我不在乎你好不好,只是礼貌地问一句你好不好”。

他冲我点了点头,可能说了“嗯”,但是我没听到,鼻腔发音也看不到嘴型。两种可能,他还在生气,不想搭理我;他不生气,只是太虚弱了,所以这样。确实虚弱,印象中没见过他这样(很可能是错觉,自我说服)。

回到房间我就知道我错了。虚弱个屁啊,他把整个卧室捶了个底朝天,早上看的那本书好像被烧过或者被水泡过或者又被烧又被泡。他看我的眼神是心虚吧。我气了一会,想说,好,这下扯平了,就这样吧。并没有扯平,他晚上趁我睡觉把我砍了,然后撬保险柜(其实他不用撬)拿钱走人,警察八辈子都抓不到他,这样才差不多扯平。我是不是太惨了。

睡前我在心里给他爸上香,龙叔叔,你泉下有知托梦给你儿子饶我一命吧,你老主子就我一个独苗孙子啊。上完香我更愧疚了,他爸爸会不会跟他儿子说:爷债孙还,天经地义。这么想了一会,我在那张烂床上睡着了(床还有三分之一是可以躺的)。希望醒来一切都是梦。

----

时间点:番外2之后。


评论(14)
热度(8)

© EneAk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