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cmbyn/olio)

CP:《cmbyn》elio*oliver无差


----

我在找一本小说,讲一个男的去旅行,路上遇到了一个小女孩。但其实内容不是这样,主角很可能不是在旅行。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具体情节,只记得当时读那篇小说的感觉,很安静,很舒服,像周围都是草一样。还有,应该是个日本作家写的。其他的想不起来了。我踹了o一脚,我想问他有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他在旧床垫的那头坐着,脸上有点焦虑,我做梦梦到上学要迟到而阿姨把我的衣服全洗了就是这种表情,他大约在担心他的新书。

“怎么了?”他问我。

“……”其实就算是对他,我也无法讲清楚那本小说的内容。日本作家,成年男子,可爱的小女孩,青翠草地。这些关键词推导不出情节,也无法概括我脑子里存留的些丝感觉。要不问问爸爸?

他往我这边靠了一些(挡住了半边窗口的光,我脸上可能有他头发的影子),他想安慰我,又并不知道我在烦恼什么。我也是这样。不过我不想安慰他,虽然他经常莫名其妙地觉得我在这么做。他是对的。

“还好吗。”他又问,安慰我的意思很勉强了,他在担心别的东西,如果我不说他就会说。所以我说了。

“哦。”他点头,“这样,你回想一下,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看的这本书?房间?学校?溪边?当时为什么会去看这本小说?别人推荐的吗?”

他终于有点神采了。我顺着他给的建议往回找。“呃……好像是趴着看的,躺着?应该是在床上,房间里。——可是我在床上看的书太多了。”

“嗯,那看书的原因想得起来吗?”

“不记得了……随手翻书柜翻到的吧。”

“那应该是家里的书。如果是在这边度假时看的,很大几率能找到。”

我们下楼去找。经过果园的时候,我踩到一个没有硬核儿的果子。我没看见地上有东西,周围都是横横竖竖的草,果子陷在里面,熟透的红颜色也被强光掩盖。所以咯,踩烂软东西的触感和声音,我都遇上了。他蹲下看我踩到了什么。我一副苦样子(当然是因为他在场所以夸大了)。他说,比我想像的东西好呢。我撇嘴加摇头。他抓起我那只中奖的脚(幅度很小,动作也很轻,但有一秒我还是以为我要摔了),把鞋脱下来,然后把他的一只鞋给我套上(他居然可以蹲着完成这一套动作)。那你呢,穿一只鞋好奇怪,我说。他把另一只鞋也脱了,跟我那只脏鞋一起提在左手上,非常自如地光脚往前走。爸爸说得没错,我看着他的背影,他确实很高,没穿鞋也是,几步就走远了。我赶忙小跑追上去。进到屋里的时候我想,为什么他不把他的两只鞋都给我呢,这样我就不会在门口绊一下了。我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还要问呢。

日籍作家的书都翻了一遍,没有找到。甚至连跟这个故事有一丁点儿相似的都没有发现。爸爸今天去海边了,问他得等到晚上。“应该是个短篇或者中篇,可能收在哪本杂集合集里?”

“嗯……”他坐在沙发里,像坐在石头上一样。

“我跟你再讲讲我对那本书的印象吧。”

“嗯嗯。”他点头。

“为什么我会觉得是在旅行呢,因为主角是在房子里遇到那个小女孩。房子不是他家,那个小女孩好像在擦地。有很多小女孩回头对他笑,悄悄笑,的画面。女孩十三四岁,黑头发,应该是,在房子里擦地的时候衣服穿得比较厚重,在外面走路的时候穿得比较少,因为她走得比主角快,然后,回头对他笑就是在外面走路,笑得很慢,很小……啊,想起来了——”

“嗯?”

“是一个同学给我推荐了这本书,他说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抱着小本子看,看完就没有什么不满了,看了好多遍。”

“可见他还是经常不满。”

“所以应该是还给他了,所以找不到。”

“嗯,你问问他就找到了。”

“不行。”我很郑重地摇头。

“为什么?”

“他去年在小溪里游泳淹死了。”

“?”他也变得郑重起来,从那种重变成这种重,“好吧,抱歉。”

“唉。”我叹口气,“没有。他只是搬走了。”

“对你而言这两者差不多。”

“哈哈。”我笑起来。我本意是逗他笑的。

“都找不到人问书名了。”

“其实没有搬走,我跟他吵架,然后不来往了。”

“嗯,也差不多。”

好像我怎么说都不能引起变化。

“真有这本书?”他用手捂着脸,累得跟第一天来的时候差不多。

“有。”我肯定。

“我没读过。你给我讲一遍吧。”

“我记不清楚了。”

“按你的印象编一个。”

“编的是故事,就不是小说了。”

“没有,作用是一样的,你说吧。”

“……”我觉得很难过。

我走过去,抱了他一会。


评论
热度(15)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