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壁(团兵)

那个时候周围有很多说不停的嘴巴,梦里吞掉好友的巨人吃饱后长出好友的脸,他常常躺在床上,脑子放空,手背遮着眼睛,挡住黑暗里的黑暗,又留一点缝,看天花板和穿过天花板的想象中的星星,凌晨四点过几分,眼前会刷过一层雾光,窗外的夜间调查分队回来了;天蒙蒙亮,他睡着一会,然后起来,洗漱,换衣服,加入嘴巴的队列。新的一天。也是那段时间他发现埃尔文(当时还不是团长)几乎不睡,总是彻夜计划一些不断被上级驳回的东西,然后接着不睡,接着被驳回。他从埃尔文那里知道原来睡不着就可以不睡。

某次夜间的光来得晚了半小时,利威尔因此多失眠了半小时。次日紧急集合,埃尔文站在前排,喊出“献上心脏”的声量和情绪跟昨天有些区别。昨晚调查分队在壁外发现了不得了的文件——自称在壁外长期生活的人书写的关于墙壁的历史。文件立即递交中央,传回来时多了一群宪兵,中央命令宪兵团前去调查文件发现地,地点在壁外,调查兵团协从辅助。大部分调查兵团的队员都不清楚文件的内容,利威尔也不知道,宪兵团的突然出现对他来说是近来的众多突然之一。埃尔文知道文件的内容,他细细看过。埃尔文告诉了利威尔。利威尔感到很奇怪。

马跑了半天,队伍两翼迅速削薄。更严重的问题是天气,雨云积在头上,随时可能掉下来。团长多次同宪兵交涉,那边的态度却更为坚决。行进中利威尔瞥到一个居在队伍中央穿着士兵衣服却不像士兵的人。这份文件这么重要吗。利威尔想起出发前埃尔文在他耳边说的话,于是转头找埃尔文,青色的闪电先落下来,埃尔文待的位置本来就偏后。又跑了一会,雨如期砸下来,雨水夹杂着腾起的灰雾让视线模糊。远处飘来超人高度的人声,宪兵团的马向那个特殊人物靠拢,团长嚎起嗓子大喊保持队形,保持队形,一片混乱。利威尔勒住马,回头。埃尔文消失了。

 

穿过风雨呼哨,利威尔的眼睛终于抓到了埃尔文的斗篷角。奇迹还是错觉,与此同时雨压消退,斗篷,脖颈,金发,马,摇摆的马的尾巴滴着水,前面人慢下来等他赶上。大部队凌乱的马蹄声远得听不见了。

视线彻底恢复,利威尔发现他们来到了一片矮树林。草木丛密,向上看不清天色,尖锐的枝叶不断划在身上衣服上。埃尔文在前面用刀刃砍开一条路,但仍旧无法完全避开,而且越往里走这种情况越严重,利威尔感觉全身上下每一秒都在产生新的细小的伤口,伤口淌出的血被流动的雨水带着迅速离开皮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既然人马在其中都行走艰难,巨人更是无法进入了。

斗篷总是被挂住,埃尔文干脆把斗篷脱了,撕成小块绑在裸露的皮肤上,抽打着不情愿的马强行挪步。利威尔学他的样子将自由之翼扯成两半,一半用来包裹身体,一半收进衣服内侧。这样走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雨逐渐小了,但还是能听到远处雷声轰鸣,黑暗的树林也时不时被闪电的余光惊亮。大概只是他们两个跑出了雨云的范围。

〔有人能在壁外长期生存,有人写下了墙壁的历史。哪个让你感到更奇怪。〕这是出发前埃尔文俯在他身后,告诉他文件内容的开场白。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你最奇怪。

〔那份文件是假的。〕

“还有多久。”他看不到前面的埃尔文的情况。

“快了。”埃尔文说。

“我可以走前面。”

“快了。”

确实快了,雨停了,阳光生花样亮起来,他们从树木葱茏突兀地走到一片草地。草地有半个训练场大小,边缘意外地规整,四周植着无边无尽的矮树,将这片小绿地包围起来。人造的。长久的密林跋涉暂时告一段落,利威尔终于能抬头,林子那边尽头有雪山耸入云霄。

埃尔文从马上下来,马儿就近垂头嚼草,他没把马拴上。

利威尔不急着下马,刚才风雨中的奔跑混乱了方向,他环顾四周,某个方向出现了熟悉的东西。这里离墙很近。

〔虽然文法和内容都处理得不错,但我恰好比较了解与这件事有关的所有材料,不少句子非常眼熟。回来后确认了一遍,文件的内容确实是拼接的。〕

利威尔觉得埃尔文很奇怪,奇怪的埃尔文的表情很恶心,〔那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些人。〕比陌生的调查兵团还要陌生的宪兵团整装待发,埃尔文却拖他到角落里冷静地讲如此紧急的事情。

埃尔文摇头。〔中央对假文件的态度很有趣,以及伪造那份文件的目的也值得考虑。〕

〔是——〕

〔不是。〕埃尔文立即否认,〔不过我倒发现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查证那份文件时,我偶然找到一个其他材料。——怎么说,嗯,简单来说,有人尝试从墙内挖到墙外。〕

〔……〕

〔你知道矿工事件吗。〕

利威尔听说过。

〔一个矿工试图通过挖通城墙进入内地,然后消失了,故事还有些扰乱视线的细节。估计是被宪兵带走了,我有个同期在宪兵团工作,他们专门做这些事情。为什么挖通墙壁会被抓?墙壁怎么来的?——矿工试图从地下挖通墙壁进入内地,失败了;但这个向墙外挖的通道却成功了。只不过墙内的入口被封住,不好找,甚至会惹上麻烦,但从墙外找就容易很多。〕

现在利威尔感到被埃尔文骗了,这个入口从墙外找也并不容易。但跟埃尔文说这些是没有用的,他已经蹲在地上开始寻找入口了。被雨水打湿的裤子轻易黏上了灰土,还有迷路的蚂蚁顺着草叶的桥爬上他的手背。

〔……你想调查这件事,又不能被人发现,需要一个理由出壁。所以打算跟着大部队出发,然后趁乱分开。〕

〔对。〕

利威尔踢马往埃尔文的方向走,这个距离以及埃尔文的专注程度,他不确定他能否听到他讲话,“找到了吗?”

埃尔文站了起来,还是比马上的利威尔低,“差不多了。”

〔你要跟我去吗。〕

“你可以在地面上等我。”埃尔文说。

〔你考虑过出壁的消耗吗?他们注定无功而返。就算不告诉中央,至少通知团……〕利威尔当时提醒埃尔文。

“……你到底在想什么。”利威尔觉得埃尔文说话颠三倒四。

〔……〕

“看起来你并不想离开你的马。”埃尔文真诚地说。

〔就算不告诉团长——〕

“……”利威尔心情复杂地从马上跳下来,踩到了一朵浅色小花。原来草地上好多花。他刚刚都没注意到。

〔那本假资料说,人变成了巨人,巨人变成了墙,墙变成了神。〕

“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不想你后悔。你可以再想想。”

〔……好吧我去。〕咬牙切齿有声音。

“不用想,想了才会后悔。”利威尔对自己说。

 

通道很宽敞,至少可容两辆马车并排通过,地上铺了石板,他们走了几百米,周遭没什么变化。从地面上估计距墙的直线距离至少五公里,墙内的入口为了隐蔽也不会修得离墙太近,这是个大工程。他们走得很慢,利威尔最初想走快一点,毕竟地面上的人还在为虚假的目标拼杀着,但埃尔文走得很慢,利威尔想到就算他们出去了也不能告诉外面的人什么,也慢下来。

墙上有没烧完的灯油,埃尔文点了一个,他们走到几乎看不见对方的脸了,再点下一个。黑暗并不难以忍受,光线的规律变化反而很奇妙,像是每隔几十米就经历一次日出日落。五百米,十天,五公里,一百天。

走到第三十七天,埃尔文突然跟他讲起“记忆”这个话题。埃尔文说,对一个存在过的东西的记忆可以被抹杀,但是存在过的痕迹却不能,历史可以被篡改,但是历史本来的面目会以其他的形式存留下来,从这些线索可以倒推回去。利威尔本就不想跟埃尔文用这种方式讨论这种话题,故意找刺:要是残留下来的线索太破碎了呢,要是有推理能力的人永远碰不上完整的线索呢,要是不仅记忆,还有想要复原历史的心也被修改抑制了呢。利威尔以为埃尔文会被噎住一会,结果埃尔文很快回答:“那就没办法了。”埃尔文肯定千百次想过这种情况。利威尔感到有些抱歉,又觉得说抱歉没有什么用,所以什么也没说。

第四十六“天”,埃尔文说:“你知道吗,我们头上这片树林的土壤很适合种植茶叶。”

利威尔心里亮了一下,随即又怀疑埃尔文有其他目的,“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这块地适合种茶叶,还是怎么知道喜欢茶叶?”

“……”

“一些小调查。”

“……”利威尔觉得埃尔文在炫耀,有点想打他。不过其实这种情况很少见。

“你感兴趣的话,回去有个任务可以给你。”

“……”

“啊,是调查情报的任务,不是茶叶相关的任务。不过任务在壁内,顺道去那边,也不是不可以——”

“你就这么开心吗。”利威尔打断他,“还没有到墙下,已经高兴得忘形了。”

埃尔文笑了,“是啊。”

利威尔不屑地哼了一声。

 

前面没有好像路了,乱石塞满了通道。四周没有坍塌的痕迹,应该不是事故,而是后来有人故意引爆炸药把这里堵上。其实亲眼看到前利威尔就有所察觉,脚步的回声共鸣改变了。利威尔第一反应是过不去了,回去吧,现在上去差不多傍晚,先去找他们还是先去补给点。想到这利威尔意识到自己一直期盼着这个结果,他想快点离开地下。埃尔文没什么反应,他走近查看,近得要钻进那堆石头。

“怎么,你也想当个消失的矿工吗?”

“你看。”埃尔文拿起一块碎石。这一截通道的灯盏恰好被炸塌了,利威尔手上拿着事先从前面壁灯分下的一簇火,凑到埃尔文眼前。这石头很特别,但是除了这点看不出其他。

“这是北区的石料,七年前开始开采。这个地方修了没多久。”

“有办法知道石料经谁之手,又流入了哪些渠道吗。”

“嗯。”埃尔文把目光从死物上移开,看了他一眼,“我大概知道是谁主持修建了这里。”

“出去后会会这个人?”

“他已经去世了。”埃尔文摇头,伸手从利威尔手上接过火。助燃的木棍快烧完了,利威尔想另拿一簇给他,于是手往旁边躲,埃尔文也手快,刚好撞上外层的火苗。

“嘶——”利威尔下意识啧了一声,手一抖,火落到地上,熄灭了。

“你刚刚说什么。”黑暗中埃尔文问他。

现在只有远处的壁火亮着,人只能看出模糊的影,利威尔跑回去拿火再跑回来,一长段路静得像没有人一样。

“什么什么。”利威尔听清楚了,但他需要埃尔文发出一些声响。这种氛围很不对。

“矿工啊。”埃尔文似乎一拳打在了石堆上,有碎石滑落的声音。

回来了。但站定的感觉马上消失,“你疯了。”

“很近了。”埃尔文说。他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散放在地上,行军干粮,水壶,备份刀刃和气体,笔记本(夹了几张地图)等文具,火石,信号枪,半张自由之翼斗篷(下来前整理行时装利威尔打算丢在上面,但埃尔文说可能有用),火药,应急药品,黑暗里的其他零碎小物件,以及他手里正在使用的铲子。

从地面距离估计他们确实离墙不远了,不过这个“不远”可能是几米,也可能是几十米。也可能。

 

睡前利威尔看到埃尔文在挖,一觉起来埃尔文仍然维持相同的动作,好像他只是闭眼睁眼,中间的时间并不存在过。挖出来的石头堆在一边,食物水和其他物品放在另一边,就近休息,那小半块斗篷确实派上用场,利威尔枕着睡觉,埃尔文建议他盖着,但利威尔觉得地上很脏。上厕所去远一点地方,不过他们吃得很少,几乎不排便。现在限制时间的也不是食物,而是回去后的交代,宪兵团必然失败的战损和他们两人的莫名消失,时间越长,越难以见到。埃尔文在争分夺秒。回去的时候可能要准备一些和巨人交战的伤口。

“你休息过了?”利威尔刚刚做了一个梦,不是同伴离开,而是更久以前在地下街晃荡的日子,他扳手腕赢了酒馆老板,老板惊恐地看着他走向老板娘,老板娘红着脸,他拿走了老板娘身后柜子上的小罐红茶。这里跟那里很像。梦的最后,埃尔文出现在酒馆门口,给他拉来一马车的茶叶,问他要不要去调查兵团,利威尔觉得奇怪,埃尔文难道不该是拿人类命运大义之类邀请他吗,为什么堕落到如此低级的物质手段了。

“眯了一会,想到一些事就起来了。”最近的壁灯已经挖出,但是灯盏损毁严重,油早就流光,他们还是用前面拿过来的火源,往来路虽不长,还是消耗,而且利威尔不喜欢单独走这段路,反复往来让他觉得直道变成了迷宫,无穷无尽。

“想出去之后的事情?进来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不一定要完全撒谎,可以说我们被巨人逼到了附近的雪山,气体用完,马匹走失,只能夜间赶路回去。”利威尔抿了一点水,加入埃尔文。

埃尔文把火捣亮了一些,虽然动作很快,利威尔还是发现之前的光源不仅微弱而且闪烁严重,眼睛盯久了会有些难受。埃尔文对时间的估计可能跟他有很大出入。

“嗯。可行。”

“……”这句话的意思是随便你怎么说吧。

“你不饿吗。看你睡前也没吃。你应该吃点东西。”埃尔文刚说完,一块大石头“溅”了出来,擦过他的面门飞开。一秒后落地,听声音是比较远的地方。

“抱歉……”利威尔刚刚特意大力一铲子凿下去,但目的并不是谋杀埃尔文。

“嗯,你不饿,我多嘴了,抱歉。”埃尔文马上说。

脑子有屎吗,利威尔想骂他,要是巨人吃了你又把吐出来,你也要说“抱歉,原来你不饿啊,我不该来送死”吗。

“不会啊。”

“……我说出来了?”

“没有。看你表情想杀人一样,随便说说。”

“……”

“真想杀了我?”

“差不多。”利威尔调整手上的力气角度,“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被巨人吃了,然后又被吐出来,巨人觉得你太恶心了,半截的你很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不好消化,麻烦你了。’”

埃尔文笑起来,“有点像韩吉会做的事。”

 

一次醒来利威尔发现埃尔文注视着他。利威尔躺着,埃尔文在旁边靠墙坐,因为都在休息没人干活,所以火熄了,这里也不会出现什么野兽袭击他们。接着利威尔发现埃尔文不是在看他,他双眼失焦在想事情,恰好方向是望着地面。几十米外的壁灯灯油也燃完了,需要重新点一盏,他应该看不到他。

利威尔咳了一声,隔了两秒,埃尔文微微摆头,“你醒了。”

“嗯。”

“你在这里睡得倒是比宿舍睡得好啊。”

“你是想说我就适合在这种阴暗潮湿的地下生活吗?”

“不是。”埃尔文摇头,从利威尔的角度看到他下巴上的胡子长出好多,“我以为你会认为是别的原因。”

埃尔文手往地上摸,刚好打在利威尔脸附近,利威尔把他拍开,“你找什么。”

“……水。”

利威尔把水壶递给他,埃尔文没有喝,摇了摇,放在一旁。

“不喝给我。”利威尔要回来。记得身后放了武器,他摸索着墙的位置准备坐起来喝水,有双手在后面拉了他一把。卧槽看得见。

“如果不是离城墙太近,炸药会快很多。”

确实带了炸药下来,利威尔当时猜测是为了离开时堵住通道而准备的,精准爆破是比较专业的技能,炸毁一个地方容易,把一个堵住的地方炸开很难。不过这不是主要的问题,“炸了,通了,你发现了城墙的秘密,墙上的人都听到了,然后你被抓了,死了。又没人知道了。”

“哈哈。”埃尔文笑声的位置变了,因为利威尔已经坐起来了,“我可以留个线索给你,我死了之后你再来找。“

“我凭什么回来,你死都死了,不算我上司了。”

“是吗,你确实很大可能不会回来。”

利威尔觉得他笑得很干,该喝点水。

“今天是……第五天?“埃尔文问。

“嗯,明天我可以先上去找一些食物,水的话可能得花点时间。”

“想想红茶你也不会回来吗?”

“……”

“想想人类的命运你更是不可能回来了。大部分人就算决定好了,最后关头还是会害怕。尤其你这种很少遇到真正威胁你生命的人。”埃尔文好像在活动关节,咔嚓咔嚓的声音。

“你有病吧——“

“也不知道多少人是真信。”

利威尔突然想到下来之后没有见到埃尔文躺下过,“你受伤了吗。”

“你现在从这条路回去,食物留给我,我继续挖。”声音又变了,他站起来了。

不是。没有。“…….为什么,食物用完了呢?你再回到地上?这跟我跟你一起挖有什么区别。”

“如果食物用完了还没有挖到,我就把这里炸掉。爆炸和你回到兵团必须有时间差。”

“…….”利威尔冷笑,“然后我回到地面上,你消失了,我之前正好打算杀你,于是正好把你的消失安在我的头上。”

埃尔文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塞给他,看不清是什么,颜色很深,拿在手里冰凉,“把这个交给团长,他会相信你说的话。”

“呵。我懂了。为什么要让我下来。——一个新来的人,一个跟之前的兵团体系没有关系的人。可以无声无息消失,传递信息。”

埃尔文笑,“原来我在你心中这么厉害啊。”

“……”利威尔真的真的想打他。

“没有那么复杂。材料不是我伪造的,只是趁这个机会。也没有十足把握你一定会跟我下来。挺好的。“埃尔文应该走到了火堆边,”……是我表现得太着急了吗?所以你认为我计划如此。这么多年,调查兵团出壁都调查了些什么呢。除了不断有人死去。每一任团长更替都是因为上一任的死亡。——这个机会很难得,散布巨人的壁外调查没有明晰的方向,而这次,是最明确的调查。付出什么也不为过。”

“……所以你是临时起意决定去送死?那你让我加入调查兵团让我为了人类的命运自由去奋斗,那些大话都是假的?”

“没有啊,所以让你回到地面上。”利威尔感觉埃尔文回头看他,不过没有光,不能确认,他确实看不到他。

 

利威尔最后决定食物吃完后再上去。埃尔文劝他早点离开,越晚越说不清楚,宪兵团那帮人脑子有问题,没有的东西也能问出有,早点回去为好。“我不在团长没办法一个人对付他们。”

“哦,这么说你比团长适合当团长哦。”

“是这样。”

利威尔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快,“那你怎么不活着上去搞掉团长?”

埃尔文回答他没有,不记得了。最后两天这样的对话重复了很多次。好像他还是挺喜欢现任团长的。利威尔觉得很烦躁。

时候到了,其实也没有几天。还不到一周。跟埃尔文认识也不久。几个月。这几个月发生了好多事。“我走了。”埃尔文还在挖,没有看他。墙可能就在下一块石头后面,也可能在很后面的后面。“嗯,回去的时候你可以把剩下的灯都点了。”来时为了省资源,隔了几个点几个,他真的没有回去的打算。利威尔背过身走向看不到头的另一端。前几十米还有他们这几天挖出来的东西,后面就是一模一样的石板路。光源也没有了。利威尔没有点灯,他慢慢走。埃尔文不在旁边,他反而不是很抗拒这个地方了。可能因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走不出这里,但埃尔文可能会。现在埃尔文确认会。脚下传来震动。埃尔文引爆炸药了吗。看到真相了吗。是他想要的线索吗。墙里面要反应过来了,利威尔加快往外走的脚步,他还有任务要完成。没想到埃尔文这么快就引爆炸药,看他的样子以为面对那堆石头挖到天荒地老都无所谓。还是说他一直想这么做。没有十足把握你会下来。是吗。动作太快了,本来利威尔还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上去找到食物再下来。现在完全没有选择了。

跑了几步,利威尔发现不对。振动是持续的。地震。

利威尔停下,回头飞奔。

整个通道都在震动,先是纵波,他几乎跳着往前走,跑到中途甚至出现了日光,地面裂开了。希望不会有哪个傻逼巨人掉进来。中途利威尔没有感觉到埃尔文,好像尽头没有人。那边乱石材料很多,他可能受伤了无法呼救。

利威尔踢到了水壶。地面很滑,壶口摔开了。他们节约了一周的水就这么洒了出来。完全的黑,不断有碎石灰从头上落下,但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摸最近的壁灯在哪儿,越接近里面震感越强,深入地下的墙壁破坏了本来连续的结构,这里很脆弱。

“埃尔文,埃尔文,埃尔文。”利威尔叫他。

“你回来了。”听声音没有受伤。

“嗯,地震了。你受伤了吗。”

“没有。”

“快走吧,来不及了,前面已经出现了地裂,这个通道要塌了。”

“我基本上听不清你讲话。”

“嗯。我也是,你在哪里。”利威尔试图走近他,但站不稳,落灰让空气变差,断断续续的振动给听音辨位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如果现在引爆炸弹,声音会被地震掩盖。甚至由于地表破坏,很长时间都不会发现这个通道,无法找到炸弹的痕迹。”

“现在炸?”利威尔觉得异想天开,“加上地震,不需要宪兵,你现在就回不去了。”

“……”

“埃尔文,你在哪里,说话,我找不到你的位置。”

沉默了很久,或者埃尔文一直在说话但他没有听到前面的,“……现在一方面想说,利威尔你快走,不要耽误时间,你走了我就可以引爆炸药了,幸运的话还有时间走到城墙。”

“……”利威尔已经碰到埃尔文的后背,地震让利威尔差点摔倒,抓住埃尔文的手臂才稳住。他一直站在那堆石头面前。

“……一方面,我又什么都不想说,点火,一切交给偶然,我不需要做什么了,能看到就看到,看不到也没办法了。”

“……”那你就别说了。打晕带走的想法冒出来。不过利威尔并没有权力这么对埃尔文,他不是他的部下也不是他的朋友,他不能对埃尔文的选择负责。

“壁外调查对你来说是宽阔,对我来说是迷茫和一无所获。兵团每一任团长都任期不满。最大的秘密真的来自外面吗。”虽然走近了,但声音比刚刚还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震,有些颤抖。

利威尔从背后大致摸了一通,四肢完好,身体没有被任何东西压住,能自由行动,“你还可以选择现在离开,你还很年轻,来日方长,这次调查也是有意义的,壁外调查让你失望的话你可以尝试从墙内调查,你肯定可以做到,之前墙内人想杀你——也失败了,那些人跟你比起来太虚弱了,不管怎么样没必要现在去送死。”

“是啊。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现在这么不着急,要走马上就走,这里要塌了,我们没时间跑到出口,可能中途就得爬出去,马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回来,现在是白天,巨人在附近活动,出去也有很多危险。”说完利威尔尝试拉了一下,居然很轻松就拉动了。

虽然惊讶,但没时间细想,利威尔抓住埃尔文就往外跑。有东西掉了,跑了一会利威尔想应该是他一直拿在手里的炸药掉地上了。

 

他们逃到了树上,树往前走不到百米地就断了,里凹的半岩垂直往下是滩涂,现在是春天,滩涂被吞掉大半,上游来的杂物同河水一起撞碎在看不见的河底尖石上。太阳半挂,利威尔醒了,正好埃尔文拍他肩膀,“你看。”两件事几乎发生在同时,被拍然后醒,醒然后被拍。利威尔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三米级的巨人缩在树下面,抱着头发抖。而他的头又实在太大,从上面看那蹲着的样子好像就是一个巨大肉球。地震已经停了好久,往这边移动的时候他们瞥到过一些被树木压倒的巨人。

“……巨人也会害怕吗。”

“之前也有情报记录过类似的事,你听说过震颤效应吗。”

利威尔摇头。

“回去跟你看个东西。”

“嗯。”

埃尔文展开一些称不上是食物的食物。他们慌忙从通道出来,除了捡条命什么也没拿,所幸这里离墙壁近,即使断崖阻隔,今天晚上也能走回去。

利威尔嚼了几口嘴里就是机械运动了,他往四周看,这里其实很美,河对面是枫树林,秋天会怎么样。河对面也有巨人在傻跑。这么一想确实容易把仇恨转到巨人身上。

“……其实无法从中央找到线索。能够记得历史的人很少,某种力量彻彻底底抹去了记忆。”

“……”利威尔有点烦埃尔文,吃饭就吃饭。这番话也说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该如何接起。鉴于他可能还有自毁倾向,利威尔还是搭理他,“那为什么跟我出来?被我说服了?”

“可能吧。”

“什么样的人能记得?”利威尔随口一问。

“你这样的人。”

“?”

“回去跟你说。先离开这里。”


 

    

 

 


评论(1)
热度(13)
  1. 苜刎EneAkia 转载了此文字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