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画(真佑真/记忆之夜)

cp:韩影《记忆之夜》,真锡x佑锡,无差

           有没有小伙伴一起磕这对伪骨科啊><



---

草坪是倾斜的,有三到四个断面,最顶上是小山坡,我们就是从那边翻过来的,最下面是窄窄的公路(前天下雨有泥),农田,树林,树和农田交错在一起,深处好像有小河。我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大瓶蝌蚪和几只河蚌蹦蹦跳跳地从里面走出来,瓶子是撕掉标签的大可乐瓶,很大,好像抱着一个更小的小孩。我发现那个小男孩是我(虽然我在草坡上晒太阳)。男孩身后的树荫里一个一个走出他的家人。妈妈。爸爸。姐姐。姐姐?“在看什么。”哥也跟我一起晒太阳。我说,哥,你看那个小姑娘是不是你?哥锤了我一拳,然后给我了一些零食。我躺着吃,差点呛死;哥给我水,我喝得满脸都是,我应该坐起来喝,但完全不想起来,水一会就会晒干的,还会很凉快,现在是春末吧。哥问我,是不是我你不会看吗?我说,我看不清人的脸。哥说,等他们走近一点。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看不清楚所有人的脸。哥说,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哥。我说,感觉。哥说,他们中有我。我说,难道是那个妈妈吗?在哥锤我之前我补充,感觉哥老了不会变胖,会一直好看到死,所以不是那个爸爸。哥说,你知道你在做梦吗。我又喝了一口水,说,知道,刚刚知道。

有点舍不得。那一家人还在田埂上走着,有说有笑,还有哥躺在我身边。那瓶蝌蚪大约有几百只,回到家可能就已经闷死一大半,活下来的不久会生出腿,养在厕所还是鱼缸里都有些麻烦,最后有一两只幸运成蛙,不需要水了,从窗口跳走,或者永远消失在沙发底下,搬家的时候才发现肉干,那时小男孩已经长到不会被轻易吓到的年纪,甚至会否认自己曾“不环保”地抓过那么多蝌蚪,姐姐会指出是你就是你,小男孩会还嘴,表面愤怒,心里害羞。我想再看会儿这家人。我也想看哥。一会侧头看身边,一会低头看下面,好忙。哥说你不用看我,你醒来我还在你身边。

然后我就醒了,我在客厅看电视睡着了。家里安安静静的,爸妈哥都不在家。


评论(3)
热度(2)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