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小花(盖尼盖/盖黛盖/了不起的盖茨比)

私设:尼克在耶鲁读书,此时黛西跟尼克关系近,类似男女闺蜜,盖茨比还没有混出头,接一些乱七八糟的危险违法工作,时而有钱时而没钱。

01

他又来找我借书了。

“谢谢啊。”我在图书馆门口等了十分钟,他出现。递过来一个布口袋,还上次的书;接过一捆重东西,我半个小时前帮他从闭架阅览室借的书。

“谢谢啊。”临走前他又说了一遍,顺带解释迟到原因,“我去附近教学楼找厕所了。”

“嗯。”我回答。

他从来不迟到。以前约会见面,他往往都提前五分钟到,信誉良好。虽然我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真的只提前了五分钟到。我问,你等多久了。他说,没多久,五分钟。也许他提前得更早,只是为了不让对方(也就是我)有歉意或者心理压力,所以把漫长的等待时间口头缩减到五分钟。

这次我没问他为什么迟到,他自己主动解释了。但他也没有把“迟到”两个字点出来,只是说去找厕所了。我也不需要他解释,借书交往这么久,一些不问不点明的小默契还是有的。

送他出校园的路上,遇到同学跟我打招呼。

“你好,我是迈克,尼克的同系学长,你是?”迈克是今年级长的热门人选,他不允许有他见了面但不知道名字的同学存在。

“呃,盖茨比,杰伊·盖茨比。”他回答,没有解释其他。也不算说谎,毕竟迈克没问。

盖茨比穿着耶鲁校服,但没有进图书馆的权限,因为他不是耶鲁的学生。我不知道他从哪儿搞来的这身衣服,也没问,我说过了,这是我们的诸多默契之一。

今年暑假我失恋后混酒吧遇到他。他在酒吧里做酒保,年纪跟我差不多,干事情很有活力。看他擦杯颠酒的轻快动作,我心情亮了些。

客人少的时候,他会在吧台后面看书。我曾担心他上班摸鱼若是被老板或者挑刺客人发现,工作可能不保。不过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现在回想起来,他或许是故意让我一个人发现他在看书。

我问他看的是什么,他报了书名,还说这是他第九次看这本书,因为下册找不到,只能重温上册。我挺喜欢他,想交个朋友,于是提议去耶鲁图书馆翻翻有没有下册,如果有就帮他借出来。

“啊,真的吗?太好啦,谢谢你。”他惊喜地笑了。

我见过很多好看笑脸,但他的笑尤其有感染力。最初我将之归因为他笑得真诚。但现在觉得是因为他的面相——嘴唇大小和厚度适合粲然大笑,不会因为笑容拉扯而使得嘴唇过薄无颜色。有些小嘴美人只有静谧微笑之美,咧嘴笑露出小小细细的牙,会让她们面部显得略不协调。总之,盖茨比长了一张适合笑的脸。

但这张笑脸收敛了,“呃,可是,这样会不会过于麻烦你?我不是学校学生,图书外借不符合规定吧。万一,我把书弄坏了......”

“不会的。”我微笑摇头,“一个在随时都有酒水洒落的吧台把书看了九遍还能将之保持如此完好度的人,不会把书弄坏的。”

他终于又笑了。

就算你把书弄坏了,这个版本的书也便宜,我少喝杯酒就赔得起。

 

02

周末我去表妹家做客,发现她躲在卧室窗帘里。她已经是上午赴约会、下午收情书、晚上回情书的大姑娘了,还藏在窗帘玩儿躲猫猫?

我走进瞧,发现她在看书。我惊奇,这不是一本爱情小说。

“黛西。”我轻声道,尽量不吓到专心致志的眼前人。

“啊。”黛西从书中回过神来,她没有被我吓到。她只是满脸泪水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又瞟了瞟她手上的东西,书里夹着信纸,大约来自某位赤诚少年。

黛西不说话,默默垂泪。我陪她坐着,不能分辨她是感动还是难过。

“尼克,我失恋了。”她抽噎着说,像个三四岁的小妹妹一样可爱。

“对方是个傻子,要不就是瞎子。”

黛西愣了,“你怎么知道?他上周打猎意外戳瞎了眼睛,现在还在住院,信也是找人代写的。”

“……”

我觉得我不应该笑。

不记得那个秋季黛西恋爱了多少次,又失恋了多少次。但这两个数字肯定比为她伤心的男孩要少得多。因为这些来来去去的眼泪和情诗,这个学期黛西跟我见了很多次面。同样见面频繁的还有盖茨比,最开始他是一周看完一本书,后来速度加快,一周两本,一周三本。学期中,我已经需要每次拿一捆书给他,而他一周之内至少见我两次。

数字的巅峰停在这里,没有继续高涨,而是往反方向发展——盖茨比开始借给我书了。不,是送我书。他从不要我还。

开学之后我没怎么去酒吧,所以不知道盖茨比是不是还在当酒保。我怀疑他换工作了,因为他似乎变得很有钱。每次给我书的时候,他都顺带请我吃饭。

其实吧,我虽然上耶鲁,但并不是特别热爱读书的人。而盖茨比找我帮他借的书,种类驳杂,有入门级别的,也有精深专业书,他真的什么都读。要是他来学校读书,肯定比我用功。不过也不一定。我上大学前也以为自己会在学校好好用功,但一旦坐拥无数学习资源后,人反而倦怠下来,别处的柳绿花红耗费了大部分精力。盖茨比要是在耶鲁读书,可能也光顾着谈恋爱去了吧,毕竟他长得讨人喜欢。借书苦读,看似励志艰辛;但唯有艰辛,才觉书本珍贵。不需要很大付出就能接触到某种资源时,这种资源也就没有多少吸引了。

想看盖茨比的堕落。不知道他会不会。

”尼克,你有女朋友吗?“翻菜单的时候,盖茨比发问。

”目前没有。最近那个暑假掰了。”

“哦。”他非常真诚地点头,像好学生听好老师讲课叹服的神情,“那,那你觉得你之前的女朋友喜欢你什么呢?长得好看?聪明?讲话有意思?家境不错?或者是,耶鲁学生这个充满希望感的身份?”

我扑哧一声笑了,“谢谢夸奖。”

他也笑了,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或许是光线投到他脸上的底色。“我觉得,是因为你有趣。因为其他要素都没有变化,而她却跟你分手了,那么只能是因为有趣这一点,有趣是主观印象,她后来可能觉得你不那么有趣了吧。”

"很有见解。"

他又笑了。我真喜欢看他笑。

“不过不是这样,或者说不完全是。”我补充。“她遇到了比我更好看更聪明更有意思的人,于是甩了我。我当时很伤心,因为这不是什么吵架啊分歧啊误会啊之类我努力就可以弥补的东西,而是她发现了她觉得更好的人,我无能为力。”

“嗯。”他又做出了认真的表情,即使没有多说什么,这种被人认真对待的感觉已经很棒了。

 

03

说实话,我曾经以为盖茨比是通过翻印盗版耶鲁图书馆的书发财的。要不然他怎么突然有那么多钱,学期末还送我一本罕见的初版书。

“圣诞快乐,书里夹了礼物,谢谢你。——杰伊·盖茨比”

盖茨比工作忙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在黛西家过圣诞,从客厅圣诞树下的邮件堆里,发现了他寄来的东西。

我好奇是什么礼物,毕竟书也装不下大东西。除非把内页挖空,但这样太浪费了,别说是有收藏价值的书,就算是普通的,盖茨比这样的爱书之人也不会这样做。

书里掉出来一封信。原来这是礼物。

“第一次见你时你失恋了,没有故作悲伤,但我能感受到你难过。”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挺“故作悲伤的”,酒喝了干干了喝,生怕别人不知道吧台前坐了个可勾搭的失意人。

“于是,我使尽浑身解数,想让你开心,让你雀跃,让你重新笑,让你因为我而笑。”

你确实做到了。

“为了能跟你有更多的交集、话题,我开始读那么多书。希望你一直觉得我有趣。作为交换,我会一直爱你。我说谎了。就算你不觉得我有趣了,我还是会爱你。”

所以真的不是因为想进入盗版图书行业才找我借那么多书的吗?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或许远不如我爱你那么深,但你至少喜欢我。这一点小小的自信心,我还是有的。如果我鲁莽了,如果我这个判断错了,请你也不要告诉我。让我保持这点卑微吧,不要连允许我爱你的一点点权力也剥夺了。当然,如果你想,或者你不想,你只是不小心地、无意地、冷漠地剥夺了,也是可以的。你有权力,并且永远有权力对我这么残忍。因为我爱你。”

我觉得这信有点肉麻,或许他直接约我吃饭,在吃甜点时一句话表白,我会觉得更舒服更容易接受?不过这不代表写信我就不会接受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爱你,也不要问自己为什么喜欢我。这是没有答案的。答案是无用的。捧着心尖上的血献给你的杰伊·盖茨比。”

眼眶湿了。他最让我感动的地方,就是这种真诚。

“尼克!”黛西从楼梯上踢踢踏踏地跑下来。她最近的脚步声都很欢快,貌似找到了长期稳定的爱慕者。“你在干什么呢?”

我赶忙把信藏起来,猛眨眼,让水化成雾,“没什么,看大家寄来的圣诞礼物啊。”

“咦?怎么已经被拆开了?而且还没有礼物,寄丢了?”黛西拿起那本书,来回快速翻了几遍。“也可能是杰伊忘了放,我写信问问他。”

“?”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你认识盖茨比?”

“是啊。”黛西轻快地点头,又细细地翻那本书,“尼克你也认识他?哦对,你们是耶鲁校友。不过他从来没跟我提过你呢,可能不知道我们是亲戚吧。唉,他称呼我称呼得好傻啊,呵呵。”黛西娇俏地笑了。

“什么称呼?”

“他在书里对我的称呼啊。他怕被我妈妈发现,所以只写了收信人地址没有写收信人名字,但他习惯在扉页里写点东西,我说他这样做太毁书了,他说有道理,但毁书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他写的字。哈哈,他有意思吧,改天你们见面聊聊。”黛西把书翻到扉页,上面写着:给我可爱的白色小花[1]。

 

[1]黛西(Daisy)有雏菊的意思。


另外:脑洞来自 @JeanTse 之【我觉得很奇怪的点,走盖尼路线的话,为什么没人觉得最虐的点在于,nick最开始真心会以为盖茨比是追求自己吧,追求的事全都做了个遍,还非常着痕迹,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的感觉。结果,最后提出来是有求于人。这个落差真的很虐啊。其他倒还好了,排除掉最开始“直男明明没这想法,但就是撩人的事做了个遍”的虐点,暗恋和无结果什么的真的都还好了。】



评论(5)
热度(32)

© EneAk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