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程吕)

cp:《我不是药神》程勇x吕受益


——

小吕哭的时候嘴张得大,又宽又长,像要吃人,但少力气,吃自己,吃空气。很快他把口罩戴上,下半张脸就遮住了,只剩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程勇,但他又戴着眼镜,眼睛显得小而隔。他推门离开了,外面在落雨,天地都湿漉漉的。在很长一段见不到他的时间里,程勇完全不会想起他。生活忙碌,小澍又要开学了,床上的老爸阿拉阿拉骂人力气健不知道是真是假,工厂最近招了一批新人,笨,因而显得懒,需要他盯着,还有那个瞧不起人的小舅子,每周六来接小澍都能不着痕迹把气他一通。生活忙碌,同时幸福,他命不金贵,就是喜欢这种晕头转向的幸福,这半年他还忙得瘦下去三斤,感觉精神清爽了好多,虽然晚上喝顿啤酒就又回来了。

今天他想起了小吕。起因是他带小澍去澡堂搓澡,小澍膝盖踢球摔了,疤还没结好,不能沾水,他给小澍搓背的时候小澍得坐着,他感觉力气都没发挥出来,别着,不痛快。“再过几天就好了,别抠,哎,叫你别抠还抠。”他拍掉儿子的手。“痒。”儿子委屈巴巴地说,无聊地抠了抠鼻子,又把手放到池水里晃着。他知道有几分是装的有几分是真的。他跟小澍说伤疤长好了会怎么样,抠坏了又怎么样。这时他想起小吕。有回大热天去印度进货,小吕还是长袖长裤全副武装出门,他看着都热,问小吕,你穿这么多不热啊,我看着都热。

小吕个子空大,衣服比人更大,天气热了衣服就没力气地瘪在身上,头发也是,长而多,粘得到处都是,因而显得不那么多,空长。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勇哥,你听我说啊。”小吕扯起他的左裤脚,“我小时候调皮,小腿上燎过火,皮肤受伤啦,一只腿不长腿毛,看着奇怪,别人笑,我就习惯穿长裤啦。”

程勇没从脚腕露出来的那点皮肤看出火烧的痕迹,裤腿很快落回去了。以前他叫小吕摘口罩小吕就摘,很给面。

思路飘到这里程勇觉得自己记错了,小吕身体不好,不会跟他跑印度,应该是黄毛去的,黄毛细得像根排棍儿,怎么套衣服都不会让人觉得热。那是怎么知道小吕小腿不长毛的呢。可能哪回团建活动?小吕喝高跳钢管了?小吕精,没用的力气不白出,虽然他也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想不清楚,印象里这句话这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不想了。小澍趁他不注意一个猛子扎池里了,扑通一声,“嘿你个小——”

小吕断气的时候他没赶上,他去印度零售店收药了,虽然医生告诉过他这个阶段吃药已经没用。回来就是小吕的黑白像,笑眯眯,和小吕老婆的那句“你走吧”。那天晚上他做梦,他梦到他赶回来了,在小吕火化前。他偷偷溜进殡仪馆撬棺材,他撩开小吕的丧服,想看看腿上到底有没有毛,左腿打开没有,右腿,也没有。都没有的话,那也很和谐。疑惑,于是他又看了一遍,这回左腿有了,右腿也有了。他有点分不清左右了。然后他往上看脸,闭着眼睛的,这不是小吕嘛,他没见过这个人,开错棺材了。梦里也不觉得晦气,开棺见财嘛,他一个一个开棺材,找小吕,找小吕的腿毛,小吕到底说没说过那番话,是不是他编的。天要亮了,他还没找到,他着急,没有时间了,小吕马上就要化成灰了,再不找到就永远不知道了。然后他醒了,他永远不知道了。

他又开始卖药,我不是药神他说,牧师思慧黄毛都回来了,思慧问他这回卖多少钱。他说五百。梦里他开了好多个棺材。很长的梦。他还能时时见到小吕,但只能知道他已经知道的事情。


评论(7)
热度(66)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