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人(程曹)

cp:《我不是药神》程勇/曹斌


——

面对曹斌,他总有一种手足无措感,好像小朋友去动物园看到奇怪又巨大的动物,无法具体形容这种微妙感觉,最起码的一点,对面的生物跟你的外表、行事、活着的状态完全不同,算是有点害怕吧;不是相形见绌,和笼子里关着的动物见个什么绌,他哪有老子烂得自由啦。这种感觉很小,可以克服,程勇有底气的时候能周旋过来,把这种不适感捂得严严实实,哪个都看不出来,呵呵,哪有老子烂得自由啦。结果,这回,笼子里的动物冲出来了,朝他面扑过来,他逃不动,只能看动物凶,现在是不是该数怪兽有几颗牙。幸好训兽员把动物拦下了,拦腰拦下。他还是不敢说话,他的力气最多打打女人咯,这种时候硬不起来。动物终于昂首阔步地退场了。他才飞快地对训兽员说,他刚刚打人你们看见没有。他心里对自己说,怎么这么烂,怎么这么烂。

小澍挺喜欢怪兽的,小孩都喜欢这种看起来高高大大帅帅气气炫炫酷酷但不怎么现实的东西。程勇作为一个已婚离异日常浸泡在公共大澡堂与印度神油大保健之间的中年男子,对这种幼稚的爱好是应该予以鄙视甚至谴责的,要从小给祖国的花朵灌输健康向上的美育观嘛,不能让小树苗长歪了。所以每回小澍跟他说舅舅怎么样舅舅怎么样,他都潜移默化地进行一些负面的暗示,必须得暗示,明示容易遭到逆反。他以为自己做得很成功,后来却发现小澍转个头就把这些话原封不动地告诉曹斌了。其实也不错,程勇觉得这说明我儿子记性好,抗洗脑能力强,随他爹,聪明,嗯不错不错。

“你一天都跟小澍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曹斌下班顺路帮程勇接送小澍去同学家玩,明天小澍在程勇这边写作业,所以曹斌又把小澍的书包给带过来。

程勇接过包,顺手背背上,“哎哟谢谢谢谢,辛苦曹警官曹队长了,还有点沉,小孩子读书辛苦啊——晚上我撮一个局,有点小菜小酒,曹警官赏光一起嘛。”

他们走在一条老房子堆叠的路上,底层是没开张的、贴着至少三个不同时期小广告的门面,往上是普通住房。程勇从郊区厂子里回来,曹斌从小澍同学家过来,碰完面曹斌还打算在这片转悠转悠,这片情况比较杂,头上密密麻麻老线路多,纠缠罅隙里能看到一点点东方明珠塔塔尖。

“我姐当年怎么看上你的。”曹斌咂了一口烟,他们的交流要么是各说各要么是一言不发上拳头。

“哎呀你不是知道嘛。我当年人模狗样的,你不是也挺喜欢我的嘛,曹警官。”程勇厚脸皮张口就来。

“昨天局里逮了个挂牌卖假衣服的,你小心一点。”

“曹警官,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有正规合法没过期的牌照的呀。”

“卧槽。”前面巷子钻进去一个人,曹斌眼熟,烟碾了拔腿就追。

“一个月流水万万上下呢——”程勇想低调地炫耀一下,话没说完,曹斌人没了。黄昏已经过了,楼上楼下煮饭的亮灯冒烟。

晚点程勇收到一条短信:不去了,晚上有事,改天约。

程勇开始没明白这条短信的意思,他本来就没真想跟曹斌一起吃饭,随口客套一句,没放在心上;搞明白短信的意思了,便觉得这前小舅子其实人还不错。

第二天小澍来了,洗完澡穿个内裤在床上拿脚丫比划小手臂,缩成一坨,看着真瘦,程勇觉得儿子还是得多吃点肉,挑食不能惯着。程勇问小澍在干什么。小澍说人的脚跟前臂一样长,老师说的。程勇说放屁,怎么可能一样长,说着脱了鞋也来比划,眯着眼睛睁大眼睛看都是差不多长,又念叨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小澍解释,这是视觉误差,形状粗细导致的,就像你和舅舅,实际上差不多高,但舅舅显得比你长,你显得短。妈的,程勇还是觉得曹斌很讨嫌。哦不对,舅舅本来也比你高,小澍补充。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了不得了,他也是打过怪兽的人了。不长的三年,程勇出狱那天曹斌来接他,出来后两个在车上聊一些以后的出路问题,曹斌建议他回去卖神油,程勇觉得可以可以,曹警官的建议有水平有水平。好像不说套话不知道怎么讲话一样。刚刚出监狱小铁门那阵,出门前程勇满脑子都是终于可以拥抱自由社会广阔大天地了。然后门开了,他抬眼就看到曹斌站在门口,靠着来接他的车,没说话,也没凶他要揍他,但多年前那种诡异的无措感又回来了。明明是在等他接他。心里话是不可能说的,打死也不可能说,程勇拼命忘掉刚刚的场景;却发现好像已经忘了,只能记得曹斌靠在车边边那个大概轮廓了,他笑没笑,什么表情,抽烟没有,都忘了,真他妈神奇。





评论(8)
热度(82)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