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打架(程黄)

《我不是药神》程勇x彭浩(黄毛)


——

莫名心中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想打人,周围没有人,用力甩腿,踢树,树叶,不是树干,踢树干会断,腿断。程勇刚把车停在店门口,啪一下一个重物落在他汽车盖上,是黄毛,从树上跳下来。幸好车没事,程勇大致检查了一圈,然后问黄毛,怎么回事,黄毛你搞什么鬼,从树上蹦下来?成猴子精了?黄毛揣兜立旁边,好像才去补染了头发,头发又长了,根部还是黑的,“烦。心里烦。”程勇打量黄毛,然后露出会心一笑,“想团建了?”黄毛摇头。“……想家了?”黄毛摇头。“想发工资?”程勇有点不耐烦。黄毛摇头。“到底想干什么?说呀。”“……想找人说话。”黄毛手还是揣兜里。还是想打人。

他们去街边喝夜啤酒,啤酒毛豆盘罐都空了,黄毛还半个字没蹦出来过,程勇最开始骂他几句,骂半天还是屁响没有,就开始自喝自侃。人的伤心事难过事都差不多,黄毛默默听,听到后面程勇困了,他还醒着,喝了很多同时非常清醒,还是想打人。他伸出拳头,程勇的脑袋沉重地靠在桌上,小龙虾壳花生米啤酒盖沾着酱肉的筷子中间,一边脸被压到变形。

他打了。程勇摔到地上。没摔醒。黄毛把他扶回塑料小板凳上,其他桌的人往这边看,以为酒鬼闹事,黄毛沉默地把他们盯了回去。程勇睡得很熟,他太累了,操心多,欲望多。

现在是凌晨三点,夜宵摊离马路只有一个井盖的距离,不间断的车流路过时给盘里添尘土,还是很好吃,黄毛嚼了一坨没肉有油的骨头。老板的大锅就支身后,第二轮夜生活刚刚开始,翻炒油煎的声音磢磢地响。远处有很多高楼,再远有水,有桥,四处都有灯火,天空密,紫红色,程勇在打呼噜。

黄毛开始跟程勇讲话,同时没有发出声音。


评论
热度(19)
©EneAki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