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开(孙唐/西游记)

那呆子掬着嘴道:“除了师父,我三个的嘴脸也差不多儿。“

——世德堂本《西游记》第九十三回

 

大圣在跟着师父西行前,没遇到哪个精哪个怪哪个胆包天的孙子蛋儿敢说他生得丑的。初花果山做石猴那会儿,周遭都是长一脸毛的猢狲蹦哒,最多抠背之余薅薅毛,扯扯尾巴。撑死,比比今儿谁屁股红过哪颗树上大桃子。脸嘛,都那样,没计较。后来大圣溯流跳瀑,发现了洞天福地,凭功绩在毛脸堆里称猴王了。飒飒气登上高位,有年纪的通背猿猴蹲过来,附在大圣耳边:咱这“石”字儿隐了,称个“美”,大气。

接着是求长生去俗人间历练的几年。大圣打扮人模样,穿人衣服,习人习惯,一般吓不了人。就算人说他长得奇,他也记不住,毕竟当年没本事嘛,记个球,记了又不能扭个腰回去砍人全家。大圣没脾气,也辨不出美丑。菩提祖师问他姓啥,他争着回答“无性!”“无性!”,声明自己好脾气,将来不会拿这番本事逞凶恶。好脾气的大圣,转个身杀上天宫,从南天门砍到北天门,从北天门砍到南天门,砍砍砍,砍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唐僧的转世都被河妖啃掉好个脑袋壳了。

大圣无性也无欲,却爱干净有羞耻,见师父第一面就使计把人家一身干净衣裳骗来穿了。还问师父自己穿起来怎么样,好看不。师父忙从浴桶里冒出头,连声附和:好看好看。肩膀头和秃头一样亮。

跟着师父后,荒郊野岭还好,一遇到人家,不是被大圣的脸吓晕了就是发昏叫雷公雷公的。雷公你孙子。

肉在里面,骨在外面。孤拐脸。大圣想掏棒子。也就是能想想。

也不是完全不识美丑,猪八戒猪呆子长得难看,大圣能察出来。但师父偏又喜欢这死肥猪,看他夯看他累,以为是老实人,处处信他挑拨,自己脑浆哪天被金箍捏爆,一大半功劳记在猪的功劳簿上。那大圣觉沙僧长得怎的?真老实人,可以。小白龙呢?就那样,变马驼师父的时候是马样,真身飞的时候是龙样。马样比较怂,看见老孙就癫。师父呢?娇贵,受不得风吹日晒,来个大太阳天,走快了累,走慢了中暑,骂他几句脓包吧,还哭起来了,眼泪不住地往腮帮子坠,也不知是真哭还是想喝水了。别说被妖怪吃,就是被妖怪绑一会,都受不住要昏。

现下,师父便是被一阵妖风卷得没影儿了。负责守师父的猪看见寻水的大圣回来,大声报告:师父被妖精抓走了,行李还在!

大圣听得有点心动,箍生肉了。但是看到猪开心他就气,亏得师父还那么偏他私他。棒子掏出来追着猪赶,从猪面人身两腿赶到野猪四蹄乱奔。

追了一会,也没法儿,师父还等着救。大圣踩朵云上天,呼来土地山神,摸到妖精老巢,嘤地一声变了个小飞虫,钉妖巢石门上。门缝里,觑见一群妖气冲天的臭东西吃酒行令,酒桌边上架着一口能下整牛的大锅。师父在边上的边上,捆着,扔地上,还有气,火眼金睛看到微阖的眼皮抖动。

大圣弯弯绕绕地飞进去,停在师父耳朵沿儿。师父觉着痒,动了动,眼皮抬一下,又翻着白眼合上。大圣平日最喜欢在师父打坐的时候变成小虫呆边上转。师父出家人,不杀生,心也定,不嫌嗡嗡闹。大圣无聊极了,叮一口,等着脖子上的包肿起来了,大圣还停在那儿搓脚,师父还没伸手赶他。

经里讲割肉喂鹰,师父怎就不能舍身喂妖呢。这问题大圣取经初期老想,直遇到比他意志更不坚定的猪八戒。不能,喂了妖怪就取不成西经,他们四师兄弟就完不了功德,抵不了罪过,就得继续五指山下压着,渴了饮铜汁,饿了塞铁丸子,鸟疙瘩粪掉后脖颈上手还够不着。

闲来无事停在师父耳朵沿儿上的生活太宝贵了,追猪踢马的生活太宝贵了,光明正大耍棍子杀妖怪累功德的生活太宝贵了,师父太宝贵了。近来除了念咒的时候,大圣都不想杀和尚了。

师父,师父。大圣计划着先跟师父吱一声,老孙来救你了,放心,命保得住,别哭别瞎想。

师父没应,跟往日打坐时一般。

大圣往耳朵里站了点,学着不知道跟哪儿学的调,叫:御弟!御弟!

师父惊醒,抖擞一样睁眼。

师父,是我,悟空,你耳朵里。大圣笑嘻嘻。

怎回事,悟空,这在哪儿,适才一阵黑沙扑过来,想唤你,没张口就昏了。和尚被抓的经验也有些了,现不似当初那般慌张了。

大圣好生安慰一番,又做个法松了松绳子,飞走前在勒红印子的手腕儿上叮了一口。红疙瘩遮着红印子,痒盖疼,师父耐痒。

和尚眨个眼皮的功夫,里间吃酒的妖怪被门外轰隆隆震天响扰到,起去开门。那妖王只见空中飞着个猴脸雷公嘴,瞅着这模样腌臜话顺着气头就喷出来了。

天上大圣呵呵冷笑,“丑是丑,却是有用。”

提棍开杀。


评论(10)
热度(43)

© EneAkia | Powered by LOFTER